PC版WAP版
网站地图
论文网 > 教育论文 > 职业教育

我国高职院校教育职能转型的路径选择

  中图分类号:G717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671-9255(2016)04-0056-03
  2013年6月,笔者有幸成为教育部第11期赴美“高职院校领导海外培训”项目的一名成员,系统考察了美国的职业教育。为期一个月的考察培训,我们分别到访了美国的联邦教育部社区学院协会(AACC)、劳工部、亚特兰大技术学院管理中心(TCSG)等与职业教育有关的管理服务机构,深层次接触了美国的社区(技术)学院(我们第一组在亚特兰大技术学院集中学习培训达两周之久),大家带着问题,深入课堂、相关职能部门、实验实训场所、合作办学企业,访谈各级管理层,近距离接触ACT师生,通过培训、考察、交流、讨论与总结,对美国的社区学院有了全新的认识。它山之石,可以攻玉,适值当前高职院校招生工作的新形势,直面大批高职院校因生源问题陷入发展困境的现实,笔者试图通过对美国社区学院教育职能的研究,以探寻缓解我国高职教育单一学历教育所面临困境的途径。
  一、美国社区学院教育职能简析
  美国的社区学院(Community College)是指为100英里范围内的受教育对象提供高等教育和职业训练的学院。美国的社区学院已有100多年的发展历史,目前,全美约有1 700所社区(技术)学院,1 300万注册学生,约占高等教育总人数的42%,约有45%的首次读大学的学生和49%的所有小数族
  裔大学生都进入社区学院就读。美国经济称雄世界,其重要因素是人才,美国成为世界人才的“高地”,得益于它的教育体系,而在美国的教育体系中,社区学院是其雄霸天下的伟大创举,也是美国教育体系成功的标志。
  美国是个州立法的国家,社区学院实行开放式、多层次办学,分为学分制和非学分制教育,尽管各地的社区学院特色各异,但是,其基本教育职能是一致的,转学教育、职业技术教育和社区培训是美国社区学院的三大主要职能。[1]
  (一)转学教育职能
  转学教育(又称升学教育),是社区学院创办初期的主要职能。美国的社区学院,诞生于美国由农业经济社会向工业经济社会转型时期,当时为满足美国内战后至19世纪末20世纪初经济的快速发展对劳动者素质的要求,在大学之外创建的一种大学前教育的层次。其职责是专门承担大学一、二学年的课程,注册研修读大学转学课程的学生可以选修与四年制学院或大学的学士课程一样的课程,达到规定的学分即可申请转学,通过转学教育的学生可以直接进入大学三、四年级学习。从考察的几所社区学院看,目前转学教育在社区学院教育中仍然具有一定的市场,如哈伯学院(Har par Collge,是一所以美国“社区学院之父”哈伯之名命名的一流
  社区学院)在医学、生物、工程等专业转学学生的比例超过50%。美国的社区学院水平参差不齐,较之社区学院逊色一些的技术学院,转学学生的比例则较低,如我们重点考察的亚特兰大技术学院(ATC)的转学比例就极少,2012年该学院甚至没有转学的学生。可见,美国的技术学院与社区学院还是有一定的差别。当然,转学教育仅限于与社区学院签订协议的四年制大学。转学教育的课程基本上是通识教育的课程,主要分为语言、人文学科、社会科学、自然科学及体育等。
  (二)职业技术教育职能
  职业技术教育(又称为终结性教育、进入专业的教育、科技教育、专业生涯教育等),是相对于转学教育的一种形式,为劳动者职业发展提供技能培训及职业资格认证。尽管其表述形式不一,但是其核心都是为具备一种职业能力而接受的教育。[2]
  美国是一个非常重视职业资格的国家,一般从事某一职业必须具有相应的职业资格。20世纪40年代至70年代,是二战结束后美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黄金年代,深受实用主义思潮的影响,职业教育逐渐成为社区学院的主要职能。据美国社区学院和初级学院协会20世纪70年代初在各州社区学院学生中的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世纪70年代初美国社区学院职业技术教育达43%。职业教育是美国社区学院发展至今的主要职能之一,并至今仍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三)社区培训职能
  除上述两种职能外,美国的社区学院还为当地各个年龄段的公民提供机会参与学习和服务,为社区失业人员创造学习技术、寻找就业的机会,以满足社区居民提高自身素质、更新知识水平的需要。入学的人员种类包括高中毕业生、在职人员、失业人员、残疾人员、家庭妇女、退休人员等,许多社区学院承诺:“社区中每一个想要学习的人都可以在这里找到适合于他的一套桌椅”。[3]
  开放灵活的教学模式,以人为本的个性化服务,学费低廉等特点,是美国社区学院长久不衰的秘诀所在。
  二、我国高职教育职能定位及其弊端
  2016年7月份发布的《2016中国高等职业教育质量年度?蟾妗废允荆?近年来,我国高职毕业学生就业率稳中有升,高职毕业生半年后就业率已连续3年超过90%,毕业生月收入连续五年增长。在“风景这边独好”的形势下,职校生的不公平社会地位、经费投入的不平等待遇、生源数量和质量直线下降等使得高职院校却叫苦连天,尤其是近年来生源问题(2016年安徽省高职院校分类考试招生计划97000余人,最后考生确认仅为62000余人(含允许按计划扩招20%),计划完成64%,71所参加分类考试招生的学校中有23所考生确认率低于50%。[4])已经直接威慑不少高职院校的生存。如何看待这种冰火两重天的境遇,作为高职院校,是寄希望于“升本”馅饼降落,还是着眼于我国产业转型升级倒逼高职教育职能转化的现实,以自己特有的职能在高等教育系统中赢得自己的一席之地?   国家教育事业发展第十二个五年规划明确提出“高等职业教育重点培养产业转型升级和企业技术创新需要的发展型复合型和创新型的技术技能人才”。很明显,我国高职教育就是培养复合型和创新型技术技能人才。然而,事实并非如此,我国的高职教育从诞生至今,其90%以上的精力都放在普通高等职业教育的学历教育上,教育职能单一。同时,未能处理好“高等”与“职业教育”之间的关系,绝大多数高职院校一味追求高等教育“高大上”职能,高职教育基本沦为本科教育的“压缩饼干”,不少高职院校在办高职的同时,念念不忘有朝一日“升本”,“高烧不退”,忽视了“职业教育”的本质职能,因此,导致人才质量与社会需求脱节、专业设置与区域经济需求脱节、职业能力与企业需求脱节。这些现象的存在严重拘囿了我国高等职业教育事业的可持续发展。
  三、我国高职院校教育职能转型的路径选择
  美国社区学院围绕社区经济发展需要,设置专业和开设课程,满足企业需求,社区学院的学生主要来自学院所在社区,学生毕业之后大部分留在当地,社区学院与社区经济发展之间高度融合,这种准确的职能定位很好地促进了社区经济的发展。针对我国高职教育较为单一的学历教育职能现状,笔者认为,应当很好地借鉴美国社区学院的经验,重心下移,拓展职业教育的职能,促进高职教育的健康发展。
  (一)学历教育:打通职业教育“立交桥”
  我国的高职教育已经占据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在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进程中高职教育功不可没。但是,由于我国现代职业教育体系未能真正建立,义务教育后普高教育与中职教育的分流问题、中职后继续升学渠道问题、高职教育“断头教育”问题等,在国家层面顶层设计上“雷声大雨点小”,在中国几千年传统的“学而优则仕”思想影响下,职业教育社会地位认可度低,吸引力不强,职业教育低层次教育状况未能得到根本改观。这里不妨借鉴美国社区学院的转学教育做法:对高职院校中希望继续升学的学生,实行注册学分制,选修与四年制大学的学士课程一样的一、二年级课程,达到规定的学分即可申请转学,然后进入大学三、四年级学习。同样,中职学生可以选修高职教育,达到规定学分后,进入高职学习。通过职业教育的“立交桥”,使进入职业教育序列学习的学生,就业有路,升学有门,能够量身打造科学规划自己的未来。
  (二)职业技术教育:促进职业教育理实“零对接”
  美国社区学院职业技术教育职能能够经久不衰,得益于开放灵活的办学机制、保障有力的办学经费、精良的专兼职师资队伍、主动自愿学习的学生群体。近年来,随着国家对教育投入的加大,我国高职教育的经费保障有了根本改观,但是,僵化教条的传统教学模式、缺乏实际操作能力的职业教育师资队伍、企业主动参与职业教育的动力缺失、外加一群被动接受教育的学生,这就决定了我国职业教育的现状不会出现较好的改观。
  这里可以借鉴美国社区学院职业教育的做法,第一,从政策层面鼓励企业参与职业教育的投入,尝试混合所有制办学模式,企业可以以先进设备等投入学校办学,改善学校实践教学环境,解决实习、实训条件不足问题;第二,在职业教育师资队伍准入上提高对专任教师的任职资格条件,同时吸引大量一线的企业能工巧匠作为职业学校的兼职教师,形成真正“双师”素质教师,强化教学环节的动手能力培养,为学生顺利获取专业技能证书,提供有力的师资支持;第三,严格行业准入条件,实行行业从业资格证书制度,提升高技能劳动者的待遇与社会地位,使高技能者在社会上受人敬重;第四,在初中义务教育阶段,提前进行职业生涯规划的引导,对部分基础较为薄弱的学生,提前培植职业教育的思想,使进入职业院校学习的学生由“要我学”为“我要学”。
  (三)社区培训:培育终身教育“主阵地”
  我国的高职教育院校与美国的社区学院虽然存在一定的差别,但是在服务地方经济方面有异曲同工之处。据安徽商贸职业技术学院对近几年毕业生就业去向统计,约60%的学生毕业后基本赴长三角等较发达的地区就业,很少留在本地就业,形成了“墙内开花墙外香”现象,而当地产业发展急需高技能应用型人才无法得到解决。因此,我们可以借鉴美国社区学院的做法,一方面要主动研究地方产业转型升级后对专业人才需求,并进行相应专业结构调整,适度进行人才的储备,一旦产业转型升级,高职院校培养的学生凭借优先的技术优势,抢占本地就业的制高点;另一方面,应主动重心下移,利用自身丰富的教育资源,对区域范围内的社区居民,针对不同的技能需求进行专业技能培训,构建学习型社会和终身教育体系,这样既可以提升当地居民的再就业能力,解决当地企业对用工的需求,也带来了广泛的社会效益,使职业院校成为区域范围内居民终身教育的“主阵地”。
  正如国内知名教育专家齐齐哈尔工业学院院长曹勇安教授所说,我们的高职院校,目前仅为全日制学历教育的学生找实习企业,离服务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还有一段距离。我们也应像亚特兰大技术学院那样,打破单纯的学历、全日制、学龄人口三者交集的教育,实行学历教育与培训教育并举,全日制教育与多形式教育并举,学龄人口教育与终身教育并举,把学办到经济社会发展和人民群众的“兴奋点”上。

相关论文

构建高职会展设计课程教学模式创新
临床护理路径用于精神分裂症患者标准
临床护理路径在冠心病心绞痛患者护理
临床护理路径在腹股沟疝的应用分析
临床护理路径在子宫全切除术患者中的
骨伤科实施临床护理路径的探讨
企业离退休职工管理重点与优化路径分
民办高职教育教学质量监控与评价体系
网络传播环境下高职院校学生管理新视
对我国教师职业道德基本原则的几点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