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WAP版
网站地图
论文网 > 财政税收论文 > 税收理论

论加拿大中小企业发展的税收屏障及其跨越措施

  一、加拿大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现状
  衡量企业规模的大小有很多标准,如营业额、资产、雇员人数等,加拿大工业部对中小企业(Small Medium Enterprise,SME)的定义是雇员少于500人的企业,其中雇员为1到99人的为小企业,雇员为100到499人的为中型企业。①在加拿大的经济发展中,小企业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从数量上看,加拿大小企业超过108万个,占企业总数的98.22%;从就业上看,加拿大小企业的就业人数超过770万,占全国总就业人口的69.7%,吸收了社会大部分劳动力。②
  鉴于中小企业在加拿大经济社会发展中的地位和作用,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对中小企业实施一系列优惠税收政策来减轻其税负,促进其成长。加拿大联邦所得税法1.3节规定了小企业税收减免(Small Business Deduction,SBD),在2016年,当一个加拿大控股的私人公司(Canadian-Controlled Private Corporations,CCPC)的应纳税所得不超过1000万加元时,它的第一个50万加元(收入门槛)的经营所得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可以降至11%,而其年应纳税所得超过50万加元的部分,适用普通企业所得税税率即15%;当小企业的资产规模超过1000万加元低于1500万加元时,其不超过50万加元的经营所得适用的低税率会由11%逐渐升高;一旦小企业的规模超过1500万加元时,就不再适用低税率的税收优惠。③在省级层面,尽管各省的企业所得税税率和收入门槛不同,大部分省份为中小企业提供了类似的待遇。许多省份对中小企业所得税征收的趋势是,对已经降低的税率进一步削减并且不断提高收入门槛。
  除了在企业所得税层面中小企业享有优惠待遇之外,在个人所得税层面,中小企业在股息税和终生资本利得税上也享有一系列优惠待遇。在股息的个人所得税方面,加拿大实施股息税收抵免政策以补偿在分配股息之前从企业的利润中扣除的企业所得税。根据加拿大企业所得税法,股息在企业利润中不能扣除,须在分配股息前缴纳,因此为了避免对股息重复征税,加拿大给予公司股东股息税收优惠。对于加拿大控股的小型私人公司来说,资本规模和收入门槛决定了应税收入对应的税率是普通税率还是低税率,这导致了分别针对有资格股息和无资格股息的两种股息税收抵免。按照普通税率纳税的所得支付的股息是有资格股息,被给予较多的税收优惠;按照低税率纳税的所得支付的股息是无资格股息,被给予较少的税收优惠。以2016年为例,有资格股息可申请15%的税收抵免,无资格股息只能申请13.3%的税收抵免。④个人所得税会随着企业适用的企业所得税税率的升高而降低,这样设计的原因是加拿大将股息税收抵免作为从企业利润中扣除的企业所得税的弥补。如上所述,企业的资产规模扩大或赚取了更多利润时,企业所得税税率会猛涨,那么,股息的个人所得税会随之下降,而这也就意味着股息的个人所得税会随着企业规模的扩大而下降。各省的股息税收抵免类似于联邦,只是不同省份,抵免率不同。
  在资本利得税方面,为了鼓励人们持有资产而不是重新投放资金进行其他类投资,加拿大出台了资本利得税。由于资本利得税的征税环节发生在股票出售时,而不是收益增加时,因而具有较好的“锁定”效应,但是,当资本利得税阻止人们转向那些有更好的经济收益的投资时,其“锁定”效应又将有可能损害经济效率。因此,加拿大设置了终生资本利得免税制度,在一定程度上帮助了投资者将收益变现。根据联邦所得税,⑤居民个人一生可以享受75万加元的资本利得免税额,即将符合条件的75万加元的资本利得不计入应税所得。这一免税方式适用于居民个人处置特定的加拿大控股私人公司的股份所实现的资本利得。⑥⑦虽然终生资本利得免税没有明确限制企业规模,但大多数加拿大控股的私人企业是中小企业。由于资本利得税的纳税环节是股票出售时,所以,资本利得税率的计算是以权责发生制为原则。随着企业的发展壮大,企业家的资本所得超过75万加元时,企业家就要缴纳资本利得税。此处的75万加元通常被称为终生资本利得免税的门槛。
  二、加拿大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政策的绩效性分析
  就加拿大中小企?I税收优惠政策的现有学术性研究,大都聚焦在对加拿大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措施的支持上,其主要支持性论据有两个,一是相比较大企业,中小企业税收遵从成本更高;二是中小企业面临着负担更重的融资困境。但是,也有学者认为这两种客观事实都不能成为政府财政干预市场的充分必要理由。例如,瓦兰蔻和克莱蒙斯为资产规模与遵从成本的相关性提供了充分的证据,指出企业的资产规模越小,遵从成本所占的比例越高。但是,他们同时也指出,从数目上来说,遵从成本对大企业和中小企业来说都相当大。[1]因此,不仅中小企业面临着高遵从成本问题,大企业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遵从成本的问题只能通过简化整体税制的改革来解决,仅仅对中小企业进行税收优惠,不但忽略了大企业在遵从成本上的利益,而且更为重要的是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小企业的高遵从成本问题。
  通常,企业融资有外源融资和内源融资两种渠道。当外源融资较为困难时,企业会更多地依赖内源融资,如利用企业主的自有资金,向亲戚朋友借用资金等,因而很少进入国际和国内资本市场。中小企业很少进入资本市场是否是金融机构对小企业的信贷限额造成的不容易证明,但是,偿还贷款的经济成本(和其他投入成本一样)对中小企业的负担比大企业重得多,这是显而易见的,不过,有学者认为,这也不能成为政府具体干预的理由。中小企业面临的较高遵从成本和有限的融资渠道,是长期商业经营中形成的劣势,并非是税收政策所导致,因此,税收措施不是这些劣势的有效补救措施。   也有学者认为,中小企业融资受限的最重要原因是市场信息不对称。与大企业相比,小企业财务信息不够标准和透明,这使得中小企业处于信息优势,投资者处于信息劣势。投资者无法甄别绩优企业和绩差企业,因此只能根据中小企业平均质量状况来投资。这显然不利于绩优企业,可能会导致绩优中小企业退出资本市场,最终,出现资本市场上中小企业的减少甚至消失的现象。所以,一项好的财税政策应该有利于绩优企业在市场上将自己与绩差企业区分开来。举例来说,投资抵免税收优惠政策较企业新股融资补贴政策更能准确地传递出企业资信信号,⑧当投资者信任这些信号时,市场就会起作用。一方面,新股融资补贴反映了对企业股权融资的优惠,其实质是对股权融资的一种补贴。其实施效果是不论质量好坏,所有企业一律享有股权融资优惠,使得绩优企业和绩差企业的界线更加模糊,因而不利于绩优企业从绩差企业中独立出来,甚至恶化了信息不对称(绩优企业需要更少的新股融资,因为它们有强大的现金流)。另一方面,投资抵免制度鼓励企业将获得的利润进行再投资,这使得绩优企业更容易从绩差企业中独立出来。因此,政府通过税收干预市场的重点应放在政策促进投资的作用上而不是补贴优惠的作用上。
  综上,就加拿大各级政府实施的中小企业优惠政策,加拿大理论界有三种不同声音,一是认为具有合理性;二是认为政府通过税收政策干预市场有失客观依据;三是政府通过税收政策干预市场具有一定必要性,但应该采取合理而高效的措施。
  本文赞同第三种观点。根据财政税收一般理论,政府通过税收政策干预市场是其履行社会收入再分配职能的形式之一。根据加拿大现行税收政策可知,加拿大各级政府对中小企业采取税收优惠措施是为了促进其成长。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实践证明该初衷并未达到。与普遍认为的加拿大中小企业税收优惠措施促进了企业成长的观点相反,加拿大各级政府实施的中小企业税收减免政策实际上造成了中小企业成长的“税收屏障”,即享受税收优惠待遇的中小企业,为了节省与规模相联系的税费或利用一定数量的免税额,当达到相应的规模或免税额时就会停止发展成长。
  首先,中小企业所得税低税率的不断削减,使得大企业和小企业的所得税税率的差距进一步拉大,进而加大了中小企业规模扩大时承担的税负,最终,使得企业不是扩大规模,从扩大的规模经济中获得的经济利益,而是分解成几个更小的企业,以保持中小企业所享有的减少缴纳企业所得税的优惠,这导致了经济运行的低效率。研究表明,加拿大生产率低于美国,其原因之一就是加拿大的企业更多的是小规模的企业。⑨[2]
  其次,提高中小企业减税的收入门槛,使得更多的中小企业停留在门槛内,享受更长时间的税收优惠,而且,在享受税收优惠的中小企业中,盈利较低的、发展潜力较小的企业占了更多的便宜,这与税收优惠的初衷――支持具有成长潜力的高利润企业是相背离的。
  最后,加拿大中小企业的税收优惠措施,使得企业主为减少个人所得税而选择以公司的形式运行企业,从而扭曲了中小企业对法人和非法人企业组织之间的选择。通常情况下,中小企业由于规模小,合伙、独资企业的非法人组织形式足以满足其管理运行的需要。但是非法人组织形式的收入完全是按个人收入征税的,而小企业税收减免等优惠措施针对的都是公司所得税,这就使得企业主纷纷选择高效复杂的公司法人组织形式,不顾这种复杂机器额外的遵从成本和管理成本,因此加拿大大部分的中小企业采取的都是公司形式,我们在下文中将中小企业的出资人称为“股东”。
  此外,加拿大中小企业的税收优惠政策仅面向封闭式公司,一旦企业成为开放式公司就会丧失很多曾有资格享受的税收优惠。因此,当企业由封闭式公司发展为开放式公司时,优惠措施就会转化为发展的屏障。
  三、加拿大中小企业税收屏障的跨越措施
  税收优惠不仅没有达到促进中小企业成长的目的,而且还生成了中小企业成长的税收屏障。要想跨越这些税收屏障,可以采取降低企业所得税普通税率,制定鼓励中小企业上市的资本利得激励机制和建立资本利得税延期账户等措施来取代中小企业税收减免制度和终生资本利得免税制度。
  (一)降低企业所得税普通税率
  降低企业所得税的普通税率“既能减少当前大企业和小企业之间的税收扭曲,又能广泛改善企业投资的激励机制。”[3]取消中小企业税收减免,将资源更多地用于降低整体的普通税率,能使中小企业通过高回报的利润快速赶超大企业和行业,进而促进经济增长。更重要的是,对所有企业征以同样的税率,可以简化税制。
  (二)建立鼓励中小企业上市的资本利得激励机制
  加拿大中小企业的资本利得税收政策是面向私募企业的,一旦企业的募集方式变为向社会募集,它们就会失去很多曾有资格享受的税收优惠,包括中小企业税收减免和终生资本利得免税。也即当企业要发展成为开放式公司时,中小企业的鼓励措施会成为发展屏障。作为终生资本利得免税的替代,当中小企业发展为开放式公司时,可以对它们发行的股票进行50%的资本利得税减免。购买者必须持有五年该股票。该资本利得激励机制只限于资产不到5000万加元的中小企业发行的股票。
  (三)建立资本利得税延期账户
  建立资本利得税延期账户,允许中小企业的投资者通过“资本利得税延期账户”进行收益再投资,直到资产为了一般投资以外的目的被售出才须缴纳资本利得税。延期缴税账户将会减少鼓励中小企业上市的资本利得税的激励需要,因为当企业成为开放式公司时,投资者可以通过将资产放置在资本利得延期账户里,使资本利得税整个推迟。
  注释:①Industry Canada,Key Small Business Statistics-August 2016,paragraphs No.2,https://www. ic.gc.ca/eic/site/061.nsf/eng/02803.html,2017年3月16日访问。
  ②Industry Canada,Key Small Business Statistics-August 2016, https://www.ic.gc.ca/eic/site/061.nsf/eng/02802.html,2017年3月16日访问。
  ③Deloitte,Corporate income tax rates,2005-2016(updated to January 31,2016)。
  ④Tax and Economic Growth Program,University of Calgary(review of tax statutes and government websites)。
  ⑤各省?c联邦规定相同。
  ⑥持有的资产至少有90%在加拿大并且超过一半的所得来源于经营所得的加拿大控股私人公司。
  ⑦还包括居民个人处置符合条件的农业、渔业财产实现的资本利得。
  ⑧加拿大的企业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中,纳税人实现的资本利得的二分之一是应纳税所得,分别计入企业所得和个人所得中,按普通税率纳税。
  ⑨加拿大与美国雇员人均销售额存在20%的差额,其原因之一是加拿大大量的小规模企业。
  (作者单位为武汉大学国际教育学院)
  [作者简介:段琼(1992―),女,河南安阳人,武汉大学国际教育学院国际法专业2015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国际法。]

相关论文

急性心肌梗死院前急救及急诊急救护理
浅析建筑给排水设计中节能节水措施
外力破坏对通信光缆的影响及安全管理
关于独立学院艺术设计专业实践课程教
浅谈改进高职院校音乐素质教育管理的
分析建筑工程施工发生安全事故的原因
建筑工程施工技术措施
浅析农业水利灌溉模式与节水技术措施
急诊外伤的护理措施
提高基础护理质量的措施及效果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