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哲学其它论文

哲学与哲学史

  正如恩格斯所言:“《哲学史讲演录》,黑格尔最天才的著作之一”。文德尔班也说过,只有通过黑格尔,哲学史才第一次成为独立的科学。同时,由于哲学思想的发展具有连续性,我们只有对哲学史有了深入的研究,才能充分把握哲学本身,所以哲学史对我们学习哲学无疑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的。这部《哲学史讲演录》无疑是我们学习哲学史必读的经典著作,同时黑格尔著作中闪耀的辩证法的火花也是我们掌握哲学的金钥匙的金钥匙。
  格奥尔格?威廉?弗里德里希?黑格尔(公元1770年8月27日―公元1831年11月14日),是19世纪著名哲学家,德国古典哲学的集大成者与最高峰。代表作有《精神现象学》,《逻辑学》,《哲学科学全书纲要》,《法哲学原理》,《哲学史讲演录》等。他建立了世界哲学史上最为庞大的客观唯心体系 ,极大地丰富了辩证法,是整个哲学史上最为闪耀的巨星之一。黑格尔的思想,标志着19世纪德国唯心主义哲学运动的顶峰,对后世哲学流派,如存在主义和马克思的历史唯物主义都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了解黑格尔的哲学史观,就必须要了解其口中的绝对精神,是黑格尔哲学的核心概念。黑格尔把绝对精神看做世界的本原。绝对精神并不是超越于世界之上的东西,自然、人类社会和人的精神现象都是它在不同发展阶段上的表现形式。因此,事物的更替、发展、永恒的生命过程,就是绝对精神本身。黑格尔哲学的任务和目的,就是要展示通过自然、社会和思维体现出来的绝对精神,揭示它的发展过程及其规律性,实际上是在探讨思维与存在的辩证关系,在唯心主义基础上揭示二者的辩证统一。
  书中,黑格尔首先指出,哲学史是一个具有必然性的体系, 这个必然的体系具有如下特征: 第一哲学史是“ 绝对精神思维自身”的内在逻辑在时间中的显现方式, 是不变的绝对精神在流动的时间中的“现身”。哲学史中的个别哲学家的“特殊哲学”都是在与绝对理念自我意识的逻辑体系的关系中而获得其存在意义的:“个别部分之所以有其优良的价值, 即由于它们对全体的关系”,“历史里面有意义的成分, 就是对‘ 普遍’ 的关系和联系。看见了这个‘普遍’也就是认识了它的意义”。第二,哲学史中各个时代不同哲学的前后连接的次序是必然的:“哲学体系的递相接连的次序不是偶然的, 而是表明了这门科学发展阶段的次序。”而哲学史的历史必然性,是由哲学的逻辑必然性决定的。在这个意义上说,哲学史不过是绝对观念自我意识的历史, 是“一系列的哲学精神形态的进展过程”,“这一长系列的精神形态乃是在精神的生命过程中跳动着的个别的脉搏”。因此,在黑格尔的哲学史观中,绝对观念是哲学史的实体和主体,是全部哲学史的实质和灵魂。它决定了哲学史进展的必然性, 而哲学史则不过是“ 哲学本身”的摹本、“形式”、“现象”。因此从本质上说,“哲学史就是哲学”。
  黑格尔在《哲学史讲演录》中还系统研究了中国古代哲学。他对于中国古代哲学的论断主要分三个部分――孔子、易经、道家。其中尤其郑重提到《易经》。他认为《易经》是研究宇宙间最根本的原理原则的书, 它“包含着中国人的智慧”,具有绝对的权威, 已经“达到了对于纯粹思想的意识”,但是还很肤浅,不够深入找不到有意义的认识。但他对其评价也是相当中肯的。他认为《易经》是中国古代探讨宇宙间最根本的原理原则的书, 在简单的图线中包含了“ 极抽象的范畴”,体现了“最纯粹的理智”,是中国文字的基础, 也是中国哲学的基础。
  在中国古代哲学家中, 黑格尔认为具有典型代表意义的是“道家” 的创始人老子。他认为老子的《道德经》是“一部重要的著作”,是一部关于理性和道德的书。他认为在中文就是“道路”含有理性本性、原理之义,是发展方向、是一切事物存在的理性和基础。他肯定老子的“道”是产生宇宙、主宰宇宙的“原始的理性”,是宇宙一切所不能离开的。
  但是,对于孔子,黑格尔这样评论道:“实际的世间智者”,甚至提出“我们根据他的原著可以断言,为了保持孔子的名声,假使他的书从来不曾有过翻译,那倒是更好的事。”可见对于孔子,黑格尔是嗤之以鼻,不以为然的。黑格尔批评孔子主要是因为他的哲学太过具体,没有思辨,不够纯粹,换句话说,与政治联系太过紧密。
  黑格尔对于中国哲学的整体判断,简而言之就是“中国不存在纯粹思辨的哲学”,这是由他的判断标准决定的。这对于我们反思我们的传统文化的特性大有裨益。当然, 黑格尔的辩证法也适用于他自己, 他的《哲学史讲演录》也不是达到了绝对的真理。我们在他那里学习他高于前人的新思想, 也应当发现他的不足之处予以克服, 以提高我们的思想。他对于非欧洲哲学路线的哲学体系的不重视,也提醒我们在对待其他哲学体系时应该持有的态度。
  结语:
  《哲学史讲演录》无是伟大哲学家黑格尔留给人类的一份珍贵遗产。在方法论上,这部著作立足于辩证法的基础上, 揭露了当时哲学史研究工作中存在的弊端, 摧毁了束缚哲学史实现科学化的形而上学藩篱,提出了一系列处理哲学史的重大原则和方法, 为哲学史走上科学化的道路,建立科学的哲学史观作出了重要贡献;在哲学思想上,他对于东西方哲学都发表精辟见解,不仅对于我们了解西方哲学史的脉络,而且对于我们反思东方哲学尤其是中国哲学和认识东西方迥异的哲学观都有重要帮助。他的思想无愧于近代哲学的最高峰!

相关论文

哲学
用法律哲学与法律方法解读法治的光与
生命哲学视域下高校思想政治教育研究
《老子》哲学中辩证法思想的特色
城乡规划中的哲学思维运用
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及其哲学思考
论《山河故人》隐喻的哲学思想
全面从严治党思想的哲学理论依据分析
体验哲学理念指导下的初中英语课堂活
《诗经·蒹葭》的人生哲学意蕴
品特剧本焦虑主题的哲学意蕴探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