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论文

浅谈台湾教育的历史性弊病

  一、教育是什么
  在诊断台湾教育病症之前,先要对“教育是什么?”这个基本问题上有所了解。根据说文解字的解释:“教,上所施,下所效也;育,养子使作善也。”若根据西方文字起源教育Education出于拉丁文Eduiare,由动词Educere变化而来,E的意思是“出”,Ducere是“引”,合起来是“引出”的意思。可见中国古代所谓的教育,是强调学习生活技能和品德规模;而西方古代的教育则强调引导的方法,发展受教育者的身心。从人类教育的发展过程来考查教育的意义,可以归为如下几项重要的教育本质:
  第一、教育是以“人”为对象,是人类所以有别于其他生物而成为“万物之灵”说独具的学习过程。
  第二、教育是以满足“人”的物实和精神生活需要为起点,由个人身心的发展扩及到社会的整个发展。
  第三、教育是人类生活经验的传讯,是记忆、理解、模仿、分析、应用、判断、欣赏、创造的不断过程。
  基于上述的教育本质和定义,我们可以知道教育具有多方面功能,比如:
  1、科技的发明和进步;
  2、文化的保存和发展;
  3、社会的和谐和运作;
  4、政治的推行和培养;
  5、经济的投资和回报。
  教育既然是人类最重要的学习历程,又具备了多重功能,当然就受到极大的重视,尤其是教育影响到受教育者个人的一生,特别是在激发个人的身心潜能、学习生活知识技能、培养道德情操、创造文化艺术、发明科技繁荣经济、建立生命的价值观体系和理想的追求,甚至可以说教育会影响到社会、民族、国家的兴衰和强弱。所以世界上不同地区不同时代的国家、民族和社会虽然都有不同的教育,但是对于教育都不敢加以忽略;问题就在于教育者的立场和目的是什么?倘若教育者对教育的本质和基本精神不了解或有错误的认知,把教育当作国家、民族、社会的机器,甚至使教育变成了统治者的工具,按照教育者所希望的产品来选择教育内容、材料、方法,而不是按照教育的对象“人”――受教育者的身心发展自然需要来决定教育的目的,那么教育的本质和基本精神就受到破坏和扭曲,教育问题自然就百病丛生,教育变成了反教育,这就是台湾教育的病症最根本问题的来源。简单说,就是教育本身未受尊重、教育本质受到污染、教育精神未能伸张、教育立场受到干扰,造成了教育的控制,为了统治者的教育目的――“控制人和控制教育”,终于带给台湾教育最惨痛的反教育的结局。
  二、台湾教育病症的由来
  台湾教育病症最严重的问题出在教育受控制,按照统治者的目的来施教不是没有根据的,从历史考察中国古代传统教育是以儒家思想和科学制度为中心,其实就是统治者控制读书人所设计出来的教育,一直到清末变法废科举设学校,光绪三十一年(1905年)设立学部,次年公布教育宗旨五项:“忠君、尊孔、尚公、尚武、尚实”。这是中国明令教育目的的第一次,却明确说明了统治者辨教育的的用意。民国成立后教育部于民国元年(1912年)公布新的教育宗旨:“注重道德教育,以实利教育,军国民教育辅之,更以美感教育完成其道德。”后因袁世凯称帝及军阀割据迄北伐结束,国府定都南京,于民国十八年(1929年)明令公布“中华民国教育宗旨及其实施方针”,其内容为:“中华民国之教育,根据三民主义,意充实人民生活,拔植社会生存,发展国民生计,延续民族生命为目的的……”这样的教育宗旨,一直适用到台湾执政党当局,仍然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作为最高指导原则来指导台湾的教育。
  教育既然是根据三民主义,就必须排斥所有其他主义;自然无法接受人类其他许多宝贵的学说理论和思想上的自由辩证,把“三民主义”变成了超越时间空间的唯一真理和不可怀疑的教条图腾,将整个国家民族社会里的所有人民强迫接受单一的价值观念,基本上就必须贯彻思想控制和言论控制,这样的教育一定是违反学术独立和校园民主化、自由化,当然不用说什么培养学生独立思考的能力和辨别是非善恶追求真理的方法了。教育的目的,如果是追求统治者所希望建立的单一价值观,培养受教者统一的思想,当然民主多元化价值观就无从确立,而思想言论自由受控制,更可以了解为什么教材、教法、考试、制服、头发、所有的和教育有关的事项也都是统一格式集体控制了。这样的反民主、反自由、反多元价值、反学术独立的教育不是反教育吗?
  三、台湾意识
  既然要以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就必须永远不忘中国曾经的美梦,当然更不能认同真正台湾,不能将台湾作为永远安身立命乡土,所以台湾的教育不能教学生有台湾意识,不能培养学生认识自己生长的地方,爱惜自己生长的地方,不肯教台湾历史可歌可泣的人物或事件,这就是为什么历史、地理、人文教育彻底地认同虚幻的中国而反台湾的源由。让生活在台湾的人民不能真正认识台湾,让台湾的学生只会说中国话(北京话)而不会说台湾语(包括客家话、原住民语言),消灭台湾本土文化、只提倡大陆中原大汉文化是反人性、反自然、反本土的教育,这样的教育使受教者彻底发生认同危机,造成对台湾社会欠缺爱心和信心的台湾人民,这样的台湾教育不是“反台湾”吗?
  然而,教育的目的应该教人如何思考,而非思考什么;应该是训练我们的思考能力,使我们自行思考,而不是以别人的思想,作为我们记忆的负担。教育应该鼓舞对真理的追求而不是去确认一些教条,误以为教条就是真理(罗素);我要的只是各种自由中的按照我的良知和无阻碍地去学习、发掘与辨析的自由――获得知识为人类求幸福的自由(弥尔顿论心灵的自由)。类似这样充满理想精神追求人类智慧和开放心灵的教育,在台湾的教育里似乎变成了不可能。
  因此正视台湾历史与传统,剖析教育的本质,将民族性与世界性,历史性与本质性相结合,才能发扬台湾教育多元化、长久性的曙光。

相关论文

台湾历史性历史教育
提高小学数学教育效率的策略探讨
谈中职生的素质教育
刍议基于产教融合需求的商科类高职教
人的本质理论对高校素质教育的启示
小学美术教育中学生创新思维能力的培
基于精熟教学法的教育变革研究
职业高中《学前教育学》现状探析与改
谈物理创新教育
以“学习”取代“教育”
教育学本科专业转型发展路径初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