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管理学论文 > 行政管理论文

困境与出路:国家非遗“邢台梅花拳”传承发展研究

  Abstract:With the rapid development of our society and economy, the protection of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is hindered by many factors. As one of the first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s, "Xingtai Martial Art Meihuaquan" also faces difficulties in its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In this paper, the author goes through relevant studies of Meihuaquan, analyzes its organizational system and social functions, carries out field investigation on its inheritance, and points out the main problems in its inheritance and development. Besides social changes, it also suffers from shrinking numbers of inheritors, shortage of financial support, weakness in theoretical research, difficulties in campus promotion, insufficient fitness benefits, ineffective publicity and promotion. Studies suggest that at this stage school sports, national fitness and local cultural resources should be integrated to expand Meihuaquan inheritors and social influence. Through positive innovation, measures should be taken to better inherit and develop Xingtai Martial Art Meihuaquan in relevant industries, organization, transmission, protection of local cultural integrity, and training of its inheritors and disseminators.
  Key words: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Meihuaquan; inheritance; development
  收稿日期:2018-11-20
  基金項目:2015年度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基于SWOT分析的邢台梅花拳文化产业发展战略研究”(HB15TY006)。
  作者简介:王春雷(1975- ), 男,硕士,副教授,研究方向体育教育学。  非物质文化遗产是人类文明的见证者,代表着所属民族文化与精神的传承。2004年我国正式加入联合国《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之后颁布了《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暂行办法》《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等一系列法律法规,开始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采取保护措施。中国武术是我国民族发展史中的重要元素,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符号和代表。梅花拳(古称梅拳、父子拳)作为其中一个独具特色的优秀拳种于2006年5月被国务院确认为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之一,因发源地在邢台的平乡、广宗一带,首批国家非遗名录上命名为“邢台梅花拳”。在社会经济飞速发展的今天,许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受到冷落,甚至走入难以为继的境地,梅花拳同样受到影响。如何在社会变迁后更好地推动梅花拳这一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和保护,使之在发扬光大的同时服务大众生活、服务社会经济发展、服务精神文明建设,无疑是一项任重道远的工作。
  1 梅花拳历史传承考辨
  “梅花拳法世间稀,明末清初始生成”。在清代北方地区盛极一时的梅花拳是我国传统武术文化中的典型代表,曾盛行于河北、山东、河南等地,在民间拥有极其庞大的习练群体,在动荡的时代中,用相对严密且系统化的文化思想体系武装起来的梅花拳发展成为一个有着独特的组织结构和文化信仰的民间拳会组织,影响巨大。20个世纪80年代,著名学者路遥教授来邢台进行田野调查,在民间发掘出清代康熙年间武探花杨炳(河南内黄县人氏)的《习武序》抄本,并刊载于《义和团运动起源探索》一书中,之后山东大学燕子杰所著的《中国梅花桩文武大法》中也对《习武序》全文刊载,并做出点评。路遥、燕子杰两位教授关于《习武序》的研究使梅花拳这一文化瑰宝迅速地走进了更多人的视野。   1.1 梅花拳历史源流与思想核心
  周伟良教授曾经专门对梅花拳的历史渊源进行调查,通过走访老拳师、查阅相关文献、发掘民间抄本等方式来了解梅花拳传承中的历史典故、发展脉络,考证梅花拳的源流[1]。尽管多部民间抄本和传承人口传历史等史料将梅花拳的起源指向三千年前的东周,但这些多属于故事演绎,因为梅花拳的出现不可能背离中国武术整体发展的历史背景。目前较为清晰和确凿考证的是形成于明末清初,由邹宏义创立。梅花拳有着独特的组织特点和严谨的文化表达,理论内涵丰富,融合了易经八卦,从儒释道三家理论中汲取营养,形成了自己特有的“文场”和“武场”体系。[2]
  不仅仅是代表一个拳会组织的民间信仰和武技展示,更多的反映了所属时代的社会生态和梅花拳自身的组织生态。作为民间具有较大影响力的拳会组织,梅花拳有其核心价值观来引导门内弟子和周边乡民的社会认同,从而获得更为充沛的民间发展动力和丰富的社会资源。特别是在给予百姓不同形式的帮助和精神引导下,这种信仰则更具社会组织和动员功能。事实上,民间宗教信仰也是我国历史上形形色色的“教门”组织盛行于乡间的思想基础。
  梅花拳的“文场”和“武场”有着内在的逻辑关系。通俗来讲,是“文场”领导和指导“武场”。梅花拳传承体系中同样有着与之相应的规定,如梅花拳习练者一般需要苦练三年“架子”,三年也是文武师父对其考验的三年,通过文场师父考核后由“引进师”① 、“送入师”②的推荐给“本命师”③举行拜师仪式方可成为梅花拳真正的入门弟子。这恰恰就是梅花拳最为独特的组织特点,这种典型的组织特点在古代社会中“用理论武装头脑”,使得梅花拳组织成为能够在百姓思想层面产生深刻影响的拳会。
  梅花拳的“文场”理论融合了儒释道三家思想,在对创始人“神化”后更具民间号召力。直到今天,梅花拳拜师、敬香等礼仪中仍然蕴含着儒家“天地君亲师”“尊三纲守五常”,倡导“仁义忠信、重视武德”的思想;在汲取佛学思想中,用清修静练的理论引导习练者“修身养性”,用所学之长“渡人渡己”;而传统道教思想中的“天人合一”、追求“无为、主静、抱一、守朴等”简单生活理念,以及阴阳、五行、八卦、太极等道家概念都在梅花拳文场理论中有着浓重阐释。
  1.2 社会变迁中梅花拳组织的社会治理功能
  梅花拳因其“文场”和“武场”的共存,成为一个独具特色的传统武术文化,而历史上梅花拳严密的组织也是其发挥社会治理功能的有力保障。
  1.2.1 梅花拳传播中精神信仰功能
  根据文献整理,有据可考的梅花拳真正形成的历史时期是明末清初,彼时正处于乱世,乡民不仅需要武技来自保,同时在对所处社会背景的无奈中希望寻求一定的精神慰藉。梅花拳著名的经卷《根源经》中多有宗教色彩的“救黎民于水火”的描述,这种多元文化共同作用下形成的民间宗教在远离朝堂的乡村巷陌拥有庞大的市场。这些有着精神寄托的传说与教化则是我国民间历史上众多教门、宗派成长的催化剂,梅花拳组织就是在这样的社会历史背景下逐渐壮大起来。
  1.2.2 梅花拳传承中村落自治功能
  历史上的梅花拳在“文场”的统领下有着严密的组织,尤其是在清军入关后,清政府对于民间结社活动严格禁止,梅花拳被迫转入隐蔽状态,但依然在民间有着旺盛的生命力,这得益于梅花拳“文场”中的价值观。客观上,梅花拳文理在乡民自治中发挥着巨大的作用。在封建时期的社会治理中,不外乎“政治”“法治”和“礼治”。处理国家大事须用“政治”,治理社会秩序则用“法治”,但封建社会中社会治理的最基层——乡镇和村落,一般是长期形成的基本礼教行为范式来约束乡民,即“礼治”。梅花拳“文场”中有着多种关于礼教规范的约束理念,如梅花拳弟子入门习文练武必须遵守的 “入门规矩十二条”中,第一条就是“凡立教之始,务要知孝、悌、忠、信、礼、义、廉、耻之道,异日可以入则事其父兄,出则事其长上,不愧有勇知方之士。[3]”这种礼教思想对梅花拳弟子有着绝对的约束力,在梅花拳组织和乡村自治中發挥着既朴素又重要的作用。
  1.2.3 社会变迁中梅花拳社会动员功能
  梅花拳的外在表现是技击之法,乡民习练的目的之一就是保卫家园。在历史上,梅花拳组织的确在抵抗匪患、保家卫国中发挥过重要作用。如清末的义和团运动中河北威县的赵三多举义旗反抗洋人侵略,梅花拳组织成为核心力量;在抗日战争中,冀南一带梅花拳弟子义无反顾加入抗日队伍等等。在特殊的历史阶段,梅花拳组织发挥着不同的社会动员功能。
  1.3 梅花拳文化传承对现代社会的参照价值
  梅花拳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优秀代表,在当今社会依然具有其独特的社会价值,梅花拳组织的严密性和梅花拳文化在新的历史时期仍有着重要的社会影响力。现在每年正月十六举行的梅花拳寻根祭祖活动中,来自世界各地的梅花拳弟子齐聚平乡县后马庄梅拳圣地,在邹氏墓群祭拜祖师,切磋技艺,交流思想,这种根深蒂固的“尊师重礼”思想观念在今天的社会建设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借鉴价值。
  梅花拳的门规“五戒”中明确规定“不许打拳卖艺,招摇撞骗”等五条禁令[4],其内涵与今天我们倡导的社会精神文明建设有着内在的相近之处。其中,禁止“打拳卖艺”,就使得在梅花拳的传承中摒弃了“利益”之说。事实上,目前梅花拳传承群体也是一个典型的非营利民间拳会组织,这也许是梅花拳传承发展艰难的因素之一。但从另一个角度讲,这种非营利式的组织发展更有益于全面推广和服务全民健身,是梅花拳组织文化与核心价值观的传承和延续 。
  在现代社会中,梅花拳的“文场”和“武场”理论仍具有典型的社会价值,如“文场”中关于“不与人争斗、不欺压良善”的朴素理念对于和谐社会建设有着积极意义,梅花拳盛行的邢台平乡、广宗等地的民间生活中借助梅花拳独特的组织管理和运作机制,在推进村落社会公益观念、维护民间道德秩序、保障地方社会稳定等方面发挥着积极作用[5]。而“武场”的技艺习练则在全民健身中可以发挥传统体育文化独特的锻炼价值,时至今日,尽管受到工业化和城镇化变迁的影响,许多地方的梅花拳传人和爱好者仍以此为强身健体的方法。   2 社会变迁中邢台梅花拳传承与发展面临的困境
  2.1 人口结构变迁:传承群体变化倒逼传承模式改变
  农业科技解放了农村生产力,剩余劳动力向第二、三产业转移直接引发了大范围的人口流动,人口结构变迁随之显现。相对于过去的“安土重迁”思想,现代人对于传统意义上的“居所”的认识已经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过去的梅花拳习练是在农闲季节,人们在闲暇时间来拜师学艺,跟随师父习文练武经常会延续多年。在人口流动持续加快的今天,这种传统的传承方式已然不能适应时代的变化。另外,许多家长不愿意让孩子牺牲文化学习的时间来学习传统武术,这也是梅花拳传承群体不断缩小、新鲜血液得不到补充的重要因素之一。传承模式的改变使得许多优秀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群体急速萎缩,后继乏力。
  2.2 经济发展变迁:资金匮乏致使梅花拳发展举步维艰在现代经济社会中,缺乏资金支持的梅花拳发展存在客观上的困难。目前梅花拳发展所需资金主要来源于梅花拳传人的捐助行为和其他行业收入的填补,政府给予的资金支持很少。如邢台梅花拳代表性传承人张西岭通过经营自己的企业来帮助梅花拳传承总会的正常运转等。在梅花拳传承组织的日常运转和培训支出外,还要进行历史遗迹的恢复等基础建设和一些其他支出,这需要一个长期持久的资金投入来支持发展。在访谈中,梅花拳传承人坦承发展资金是当前亟待解决的问题 经济社会的发展可以为梅花拳的传承与保护注入经济血液和发展动力,梅花拳发源地平乡、广宗等县域经济发展迅速,一批有实力的企业涌现出来。但调研发现,因为缺少好的文化创意,当地企业在回馈自己拥有的宝贵历史财富方面没有明显的动力,对于如何借力地域名片、融合本地文化资源的认识方面还有很大差距,全面统筹发展的意识有待提高。
  2.3 社会文化变迁:梅花拳“文场”学习日渐式微存在即合理。梅花拳的“文场”理论体系经过数百年的积淀有着独特的哲学思维和价值观,支撑着梅花拳组织长期以来保持着旺盛的生命力。梅花拳中有“拳打脚踢小把戏,唯有文理通天地”的说法,强调了“文场”在整个梅花拳组织体系中的基础地位。“文场”理论的学习不仅告诫弟子遵守门规、敬畏武德,还可以借助朴素的哲学思维来启发智慧,追求人与自然相和谐的终极目标。梅花拳文理直接影响着门内弟子的生活准则和处事哲学,也是管理拳派和办一切事情的依据(如梅花拳门人在预测某种重大事情的时候会通过“问香”和“看香”仪式来判别是否可行)[6]。由于梅花拳传承中的规矩,通常经过两三年的武技学习后才能接受文场的传授,因此许多弟子对于文场的理解还有很大的差距,特别是在梅花拳进入学校的进程中,关于“文场”的学习很难贯彻。目前掌握“文场”核心理论的往往是梅花拳门内的老人,年轻一代大多是在科学环境下成长起来的,相对于过去的带有“神化”宗教色彩的文化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文场”學习深度和积极性上日渐式微,传承难度可想而知。但是需要说明的是,“文场”的思想体系对梅花拳传播与传承有着不可磨灭的效用,其尊崇的 “天、地、君、亲、师” 理念在当代社会也可以理解为敬畏自然、热爱国家、敬老爱幼、尊师重道,符合现代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当代和谐社会的发展起着良好的作用,选择性继承有利于梅花拳文化的现代化。[6]
  2.4 传承环境变迁:进入学校体育面临多种困  通过走访梅花拳传承协会了解到,目前主要的推广方式是通过在大中小学进行“梅花拳进校园”的活动,希望通过青少年的传承和发展使得梅花拳焕发出新的生机。在梅花拳发源地的平乡县和广宗县的调查中发现,梅花拳进入校园的推广面临着多种困难。第一,中小学生的课外时间被辅导班等活动占用;第二,武术学习中的简单套路教学无法替代实用性的攻防技术和健身效果所带来的吸引力;第三,市场化的体育培训项目如跆拳道推广活动让传统体育文化传遭遇到较大影响的冲击;第四,中小学中武术师资力量的严重不足和教学内容手段单一等问题,致使梅花拳文化传承纽带单薄。这是当前梅花拳进入中小学中必须要引起思考的问题,需要社会各界的支持和帮助。
  在高校推广上,北京、山东、上海等地多所大学在公共体育课教学和校内梅花拳社团方面已经积累了一些经验。在河北省内,经过多方努力,目前梅花拳在邢台学院已起步,但同样面临专业人才缺乏、专业练习环境和条件不足的问题,更多停留在表演层面上。
  2.5 主体需求变迁:新时期梅花拳功能的新阐释历史上的梅花拳是技击之法,现代习练者的需求则定位于强身健体。但梅花拳长期以来形成的特点却是习练者健身需求的制约因素。梅花拳基本拳路称为“五势架子”,由“大势、顺势、拗势、小势、败势” 五个基本的拳势构成。在“五势”的基础上根据习练者的特点顺势而为,形成更有针对性和个性化的拳势。因此,梅花拳门内有着“手无定手、脚无定步、势无定形、见劲使劲、引进落空、见空按豆、随势而布”的说法。正是由于梅花拳的练习套路不固定性,仅仅习练基本五势似乎过于枯燥,而形成自己的梅花拳则需要更多的付出,因此在传承过程中开发新的习练群体有着客观难度。相比之下,太极拳的固定套路为习练者提供了便利。所以,对于现阶段的各社会群体来说,梅花拳这种随心而成的拳法并不能广泛适用,因其拳路多变、没有一套规范完整的套路体系,学习者无法找到合适的练习套路。对于目前相对和平的国内环境来说,梅花拳的学习更多是一种强身健体的需求。只有将梅花拳从武术的高度降到一种锻炼身体的运动方式,才更容易被更多的人所接受,从而促进梅花拳的传承。当然,梅花拳发展健身功能的同时也需要兼顾爱好者更高的需求,这就需要更加精益求精的习练来满足少数人的需求了。
  2.6 传播模式变迁:亟待宣传推广变革 从传播学的视角来看,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中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宣传推广。从央视近年来对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推介节目制作可以看到,这种宣传手段的效果显著,可以让更多的人认识非物质文化遗产的重要历史价值。作为我国首批“非遗”,邢台梅花拳受到了当地政府的重视和支持。如在平乡县梅花拳的网站上,可以看到当地政府积极参与的身影。但客观来看,作为梅花拳发源地的邢台区域内的传承发展并不理想,反而在港台地区和欧美国家传承广泛,有些“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味道。   在社会趋向娱乐化的当前,影视作品的影响作用不可小觑,20世纪80年代《少林寺》上映后少林功夫的传播步入快车道,近年来的咏春拳因电影《咏春》《叶问》闻名中外,太极拳因《广府太极传奇》而被更多的人所熟知,等等。反观梅花拳的宣传活动,虽然文化推广活动日趋丰富,如每年正月十六举行梅花拳联谊会活动,参与者来自世界各地,但宣传上往往局限于新闻通稿和本地电视台等媒体平台;在一线媒体平台的宣传活动仅有有限几次:2008年5月中央电视台《梅花拳武林大会》走进邢台;2008年8月北京奥运会期间,中央法制频道在《第一线》节目中专题报道梅花拳;2009年12月央視国际频道播放反映邢台梅花拳的节目《惊世梅花拳》。很多人并不知道,梅花拳曾经两次代表中国武术在奥运会开幕式上进行表演。由此可以看出,梅花拳的宣传推广亟待变革,需要在当前全民健身热潮和娱乐化需求的背景下加大宣传力度,从影视作品、书籍著作、网络传媒等方面共同发力,借助信息时代的移动互联技术,被更多人所知晓。
  3 整合关系,多措并举,寻求新时期梅花拳传承发展出路
  3.1 加强组织建设——利用“互联网+”扩大习练群体,培养优秀传承人群体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为文化遗产的宣传提供了便捷途径。在梅花拳传承发展中,需要充分利用移动互联技术,开设梅花拳交流网站、微信平台或APP,使梅花拳学习者自由交流自己的学习历程,分享自己与梅花拳的故事,互相督促坚持练习。还可以创办微课平台,由梅花拳大师通过平台授课,让更多人不受地域限制随时随地学习梅花拳。
  在梅花拳技艺学习的同时,选择性地继承梅花拳文化中的优秀成分,通过网站、移动媒体的宣传,用优秀的文化价值观帮助习练者形成科学正确的社会观、人生观和价值观,用梅花拳文化中有着独特价值的思想脉络来约束习练者的行为规范,助力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目前邢台梅花拳在梅花拳传承总会的组织框架下开展非遗文化的宣传、推广、交流、传承工作,这一传承人群既是优秀非遗文化的传承者,又是新时期使非遗文化绽放时代色彩的创造者,他们的行动贯穿着邢台梅花拳非遗文化保护和传承的始终。但是,非营利性的组织特征考验着组织成员的文化传承责任感和使命感,在工业化和城镇化快速发展变迁的社会背景下,很容易导致传承人群的非遗文化价值观产生偏离。因此,需要多方努力,从政府到社会为梅花拳传承人群创造更多的培训学习条件,帮助他们提升对梅花拳非遗文化的深刻理解,了解时代变迁带来困难和机遇,学习党和政府关于非遗保护的政策方针,掌握非遗文化的社会需求变化,在传承梅花拳非遗文化的同时,紧跟时代步伐,贯通古今,融汇中西,使梅花拳在新一代传承人的努力下焕发新的活力。
  3.2 加大扶持力度——鼓励非遗文化产业化,解决传承中资金困局在封建社会中,梅花拳作为民间拳会组织受到彼时政府的严格限制,因此而形成较为封闭的传承模式,在社会文明高度发展的和平年代,这种封闭性已经没有了必要,梅花拳中的诸多门规也需要继续发扬其文化精华,改良其不适应社会发展的地方。如,原有的门内弟子“不得以武技谋取经济利益、不准炫耀文理拳艺”的规定在市场经济无处不在的今天就会限制梅花拳更大范围的推广和宣传。因此,有必要通过改革旧有规矩,推出更适合市场推广的段位制,积极参加各种平台下的展演互动,一方面可以获取必要的发展经费,另一方面也利于更好向青少年群体推广梅花拳,扩大影响范围;“文场”中神化的传说与演绎,需要用辩证的方法来分析其成因及社会功能,保持原生态、仪式化的精神学说作为传承纽带,这些仪式化的元素需要通过媒体和影视制作等方式进行宣传和推广。
  当前梅花拳需要解决发展资金和提升品牌价值,可以通过引入资金,互利合作的形式,打造“大梅花拳”的理念,将梅花拳的文化与各产业产品结合起来。如目前“梅花拳”酒已经开始打开市场,通过多种商业运作,解决资金不足问题,助力“梅花拳”产业发展。
  3.3 提炼思想核心——加强梅花拳乡土文化生态完整性的保 长期的发展中,梅花拳呈现出典型的乡土文化生态特征,例如,过去农闲时节人们经常在晚上村头巷尾、打麦场上、牲口棚中点上火把或煤油灯开始习练梅花拳(俗称“点灯”)[7]。改革开放后,社会和人口变迁因素影响下梅花拳原有的乡土文化生态环境已不复存在。但从乡土文化生态的保护角度来看,过去农闲时节的“点灯”习俗完全可以在“民娱民乐”和全民健身的大背景下重新塑造并使之焕发青春。在梅花拳的传承中,不仅仅是为追求健身效果而采用的身体运动形式的传承,更重要的是梅花拳乡土文化思想内涵的优化与选择性继承。如在梅花拳盛行的乡村中遇到纠纷时会通过传统的礼治思想来解决问题,这在当前和谐社会建设中的乡村巷陌间所发挥的作用不可小觑。另外,梅花拳文化传承中的信仰问题,同样是乡土文化完整构成的重要内容,其中宗教色彩的“烧香”“敬神灵”活动,不可简单粗暴地以“迷信”视之,要客观地从文化学视角来分析与认同。诸如此类,均需在乡土文化生态完整性的考量下加以保护和传承。
  3.4 进入学校体育——加强青少年传统体育文化学习,优化传承环境 作为邢台本土优秀的传统武术文化,梅花拳进入学校体育课堂可以长期有效地促进其发展,在传承上更具规模,其影响也更为深远。根据梅花拳目前在平乡、广宗等地中小学校的发展现状,地方政府及教育部门应加强对梅花拳进课堂的重视,改革中小学体育教学中的武术内容,探索梅花拳校本课程建设,加强师资队伍培训,完善教学大纲和教学内容,使青少年对梅花拳的认知度不断加深,为梅花拳文化更好地在学校生根发芽营造氛围。
  同时推动地方高校体育生特招计划,探索高中梅花拳特长生“体育特招”进入高校的路子,使习练者继续梅花拳的练习和进修,这样将有助于目前中小学梅花拳推广效果得以延续,也不失为邢台梅花拳这一“国家非遗”传承和发展的一项保护措施。
  高校中推广是梅花拳在许多地方保护和传承的重要途径,各地梅花拳协会可以通过联合的方式,以各地高校为阵地创设梅花拳俱乐部,教授学员梅花拳的技艺和文化内涵。如,邢台梅花拳代表性传承人张西岭先生受聘于邢台学院,在公共体育和体育学院中开设梅花拳课程,该校中的梅花拳协会也已成立数年。   3.5 适应主体需求变化——新时代梅花拳功能的新阐释
  “全民健身计划”中国家大力扶持推广传统武术、健身气功等民族民俗、民间传统和乡村农趣运动项目,使梅花拳在全民健身的背景下具有极大的发展空间。梅花拳作为一种独特的拳种,每一位师傅所教出来的弟子都因人而异,进而表现出不同的肢体动作和攻防特点,即老拳师们常说的“拳无定势”,但是对于普通群众来说,因为套路的不定性使得人们学习它的难度大大增加。在新的时期,有必要在创新思维的引领下,打通梅花拳参与全民健身的渠道。例如,可以通过规范套路,适时推出“段位制”来帮助和激励学习,在为普通群众提供健康健身方式的同时,更好地扩大传播与传承群体。
  3.6 改革传播模式——积极应对新媒体时代传播推广模式变化
  有必要借鉴少林功夫和太极产业的经营方式和理念,还可以学习韩国跆拳道的市场推广模式。邯郸广府太极拳通过品牌形象的再塑,已经打造成一条集休闲旅游、太极培训、养生健身、服装配饰、保健食品的全产业链;而韩国的跆拳道运动通过“等级制”的推广活动,已经抢占了青少年运动培训的较大市场份额。梅花拳发展历史中从不缺少引人入胜的故事,但囿于长期隐蔽发展的历史背景,需要积极整理史料,发掘文学素材,使之演绎并形成符合民族发展和主流文化要求的新时代文化形态,如影视文学作品等。同时还要充分利用移动网络技术,利用新媒体快速而广泛的传播特点向更多的人介绍梅花拳、传播梅花拳,使梅花拳扎根民间。
  4 结语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对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意义进行阐述。在“一带一路”建设进程中,向世界推介中国传统文化、用文化软实力来影响世界,是我们塑造文化自信、增强国际话语权的重要一环。作为我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梅花拳的社会影响巨大,在国外也盛传多年,门人弟子遍布世界各地,梅花拳所蕴含的哲学思想有着自身独特的价值,梅花拳在世界范围内的传播对于推进东西方文化交流同样具有重要作用。加强国家文化软实力需要我们自己首先做好传承与发展的工作:在政府层面,需要出台优惠政策、筹集资金启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在社会层面,需要加强宣传、营造社会氛围,让更多的人从梅花拳文化中感悟处世哲学,发掘梅花拳的健身价值;在群众组织建设方面,需要梅花拳协会积极参与全民健身,拓展传播群体,用身体运动形式来撬动文化传承内涵;教育部门则需要积极响应国家号召,创造条件,大力推进非遗文化进校园行动;最为关键的则是梅花拳传承人群,需要坚定信念,加强学习,与时俱进,推出符合时代要求和社会需求的传承方法和模式。
  注释:
  ①引进师:是入梅花拳门的启蒙师傅,即传授武技的老师,会观察习武者学习期间的表现,判定是否符合梅花拳弟子入门的要求。
  ②送入师:是送入梅花拳师门的老师,通常会由文场师傅担任,在引进师的推荐下,习练者通过送入师的文理核准后方可入门成为正式梅花拳弟子。
  ③本命师:是梅花拳弟子拜师的正式师父,梅花拳门派内的排辈列序也由此延续。本命师教授弟子门规戒律,学习文武知识,培养合格的梅花拳弟子,承担着梅花拳的传承责任和义务。

相关论文

网络时代中小学德育的困境及对策研究
邢台传统音乐文化产业打造及其发展初
旅游英语推进邢台市旅游特色品牌建设
社会工作者职业困境研究
社会资本视域下的农村发展困境探析
家族企业可持续发展的战略困境与战略
经济制度促进了中国对“一带一路”国
网络时代下芜湖铁画艺术的困境与发展
高校共青团社区志愿服务工作困境及创
我国农业供给侧改革中的劳动力要素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