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公共管理论文 > 图书馆管理论文

浅析移动学习时代下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的创新途径

  图书馆是公众“精神食粮”的“贮藏器”,更是国民素质提升的重要支撑力量。随着社会的进步以及公众知识、文化水平的提升,图书馆的功能也有所拓展,其不仅是公众阅读与学习的主要场所,更是弘扬社会主义主旋律、促进知识共建与共享、实施社会教育的中重要阵地。自二十一世纪以来,我国互联网技术愈发成熟,移动终端普及程度显著提升,社会步入“移动学习”时代,网络也成为人们获取知识信息、了解前沿技术的主要阵地。在此背景下,图书馆的发展受到了一定的冲击,面临着受众分流、盈利空间收窄的现实困境。但“移动学习”时代也为图书馆的发展带来了机遇,新的读者教育培训理念、手段、设备及技术为图书馆发挥社会育人价值注入了新的活力,促进其教育培训方服务的转型升级。
  一、移动学习时代下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的新变化
  (一)移动学习的内涵
  当前图情节对于移动学习的概念尚未有统一的界定,但从相关学者的研究与实践中可以总结出移动学习的内涵:其一,突破时间与空间的新型学习模式。在我国社会步入移动学习时代以前,图书馆就已经开展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但需要读者共处于图书馆所创设的现实性学习空间之中,一方面,传统的学习模式不能保证读者的全员参与,部分读者可能在路程、时间等多因素的限制下缺席线下学习;另一方面,此种传统的教育培训模式具有时间限制性,读者错过此次学习机会后就需要花费大量时间等待下次学习机会。由此可见,传统图书馆教育培训具有时间及空间的限制性。而移动学习可利用现代信息技术、互联网技术形成教育培训“拟态空间”,读者仅凭借一部手机、一台电脑即可完成学习,因此移动学习一种突破时间与空间限制的新型学习模式;其二,可满足读者个性化学习需求的学习平台。学习资源数据库、网络系统、多功能教育培训模块构成了移动学习平台的软硬件基础设施,可满足读者多元化学习需求;其三,可帮助读者达到预期学习目标的多元化服务。图书馆通过多元化服务促进读者与信息之间的交互,继而帮助读者达到预期的学习目标。
  (二)移动学习时代对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的新要求由上述内容可知,移动学习是对图书馆提供的传统教育培训服务截然不同的读者自主学习模式。基于此,移动学习时代必然会为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带了深刻的变革。其一,读者信息获取形式变化对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空间的新要求。移动学习时代,读者倾向于在网络上获取学习资源,这就要求图书馆加快数字化资源的转化速度,抢先占领网络教育培训高地;其二,读者阅读习惯的改变对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方式的新要求。移动学习时代下,便携、容量大、支持多类型资源播放的iPad、kindle等移动阅读设备改变了读者的阅读习惯,这就要求图书馆丰富教育培训服务方式,满足读者多元化学习需求;其三,读者知识更新速度的提升对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理念的新要求。移动学习时代加快了读者知识的更新速度,为此,图书馆需要树立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将教育培训延伸至读者触手可及的地方,并为其提供更为丰富的学习资源,继而实现图书馆教育培训服务的泛在化。
  二、移动学习时代下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的创新途径
  (一)提高图书馆馆员服务意识及能力
  移动学习时代对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范围、内容、方式等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作为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的执行者,图书馆馆员的职业态度、精神、综合素质、信息素养、互联网及大数据思维将会直接影响读者教育培训服务质效。为此,图书馆要加强对馆员的培训,提高其服务意识与能力。例如针对当前的媒介融合发展形势,图书馆可以开展“新媒体信息制播”专题培训活动,请新媒体平台上的“大V”讲解新媒体信息传播的特点、新媒体信息制作的技术等,并构建理论+实践培训模式,请馆员结合所学知识与技能尝试将其所录制的读者培训讲座视频上传至新媒体平台,培训教师从该新媒体作品的标题、内容等各个方面对其作品进行分析,以加深馆员对新媒体的认知,继而提高其利用新媒体创新读者教育培训服务的技能。同时,图书馆要注重对馆员职业道德的培养,继而构建一支高素质、高技能的读者教育培训队伍。
  (二)以读者需求为核心开发数字化文献资源
  读者需求是创新图书馆教育培训服务的最大驱动力。移动学习时代下,图书馆要致力于为读者提供全面化、个性化的教育培训服务。为此,图书馆首先要全面整理当前现的教育培训文献资源,并做好分类与研究工作,已明确自身的资源优势。其次,整理移动学习平台上登记的读者信息,了解其年龄、职业特征、所浏览及检索的文献,利用大数据进行读者教育培训服务需求“画像”,初步掌握读者所需要的专业知识、技能、阅读方式习惯、阅读实践等,通过对比现有文献资料及读者“画像”了解馆内资源的不足之处。最后,以上述分析结果为基础构建图书馆教育培训资料数据库,将馆内检索、阅读数量最多的纸质资料转化为数字及电子资料,针对馆内资料不足的问题采用线上+线下融合方式广泛开发文献资源,将图书馆打造为“地面+云端”立体化资源平台,并将资料管理系统与数据库系统相连,管理人员可实时了解读者对数字化文献资源的使用情况,继而为其补充、更新、整理教育培训资料提供真实的数据基础。
  (三)以移动学习平台为依托提高服务质量
  当前大部分图书馆都构建了移动学习平台,但其中存在功能设计不完善、内容庞杂且检索困难、互动性较差的问题。为了提高读者教育培训服务质量,建议图书馆改进现有移动学习平台。首先,在移动学习平台中嵌入学习指导模块,清晰列出移动学习平台使用方法、图书馆功能分布和利用、图书馆资源查询及检索方式、计算机操作与设备使用方法等;其次,利用虚拟现实技术拓宽教育培训服务范围。通过设置虚拟馆员实时在线解答读者的问题,并智能化生成读者学习需求文献清单,例如读者想要了解“PLC技术”相关知识,“虚拟馆员”系统基于人工智能技术列出读者可能需要的数字化文献:PLC自动控制技术、PLC自控技术与变频器、PLC网络构建等,以缩短读者检索文献的时间。图书馆也可根据对读者需求的调查设置平台功能模块,核心目标在于应用大数据、移动互联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前沿颠覆性技术增强读者的学习体验,继而提高读者对图书馆的依赖程度。
  (四)借助新媒体平台构建图书馆宣传矩阵
  新媒体自诞生以来,凭借其信息内容的丰富性、信息传播的实效性、信息形式的创新性迅速占据媒介市场大量份额,获得极强的竞争优势。图书馆可以借助新媒体平台的影响力构建宣传矩阵。利用新媒体的前提为了解不同类型新媒体的特点。例如“抖音”平台信息传播以短视频为主,图书馆可以馆内环境为主题制作“快闪”视频,在仅一分钟的视频中彰显图书馆的时代性特征,以环境吸引读者的关注;“微博”平台具有互动性的特征,支持读者的评论、发表观点,为此,图书馆可借助微博超话向读者提问:“说说你对当代图书馆的‘不满’”,读者在该微博下放的评论即体现出其对图书馆服务的新要求,图书馆可整合读者评论并结合自身发展实际情况对馆内各个方面进行优化;“微信”平台信息以图文为主,图书馆可制作“图书馆发展史”图文作品,以向公众宣传图书馆一直以来“以人为本”的服务理念,继而增强读者对图书馆的认同感、信任感。除此之外,图书馆也要充分发挥文化育人价值,通过与当地文物所、博物馆合作开展丰富多彩的线下文化活动,例如在宣传非物质文化遗产时,图书馆可向当地文物所了解当前所内已立项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信息,并从博物馆获取手工制品、舞蹈、歌曲等照片,通过在室外搭建展台,在馆内摆放非遗文化陈设营造出浓厚的文化氛围,并以非遗文化册、各类文化的介绍书籍吸引读者,使读者切实感受到非遗文化的魅力,继而形成保护、传承非遗文化的意识。
  结语
  移动学习时代下,图书馆读者教育培训服务内容、方式、途径等都发生了巨大的变革。在公众多元化需求的驱动下,图书馆需要提高馆员服务意识及能力、提高教育培训服务质量、借助新媒体平台构建图书馆宣传矩阵。同时,图书馆在读者教育培训创新过程中应注意“线上”与“线下”的融合,以便捷、丰富、高效的线上移动学习平台转变读者学习模式,以丰富多彩、内涵深刻的线下活动增强读者的学习体验,继而增强读者对图书馆的认同感、依赖程度及信任程度。

相关论文

图书馆教育培训
基于科研的高职院校图书馆电子资源的
小议图书馆参考咨询工作的时代要求
民办高校图书馆人才培养
浅谈馆员如何做好图书馆服务工作
一卡通在内蒙古高校图书馆建设中的问
浅谈如何促进图书馆员与读者的关系
中职图书馆阅读推广的理论与实践
公共图书馆的安全危机管理研究
网络经济时代基于教师发展视角的高校
公共图书馆文化创意产品开发对策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