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音乐论文

新闻短视频的配乐问题探讨

  新闻短视频在当前是非常流行的新闻产品模式,它的新闻特质成为区别其他短视频的主要依据。我们只要提及新闻短视频,就会首先想到短视频的新闻性。它在以传播真实和客观事实的传播系谱中独具魅力,也是图像化视觉化展示新闻最精彩瞬间的重要文本模式。短视频集中重现图像叙事或新闻事实的断面,除了图像以外,新闻短视频的声音元素,尤其是配乐,让我们对新闻短视频的音乐性或听觉性给予重视。
  新闻短视频的配乐和电影电视剧配乐还存在明显区别。电影电视剧的配乐是文本的有机部分,是依据主题展开的音乐维度上的全新演绎,具有极强的原创性和创造性。而当下,新闻短视频配乐趋于文本互文,音乐的“情绪性”与“情感性”的界线越来越模糊。我们知道,绝大多数的新闻短视频没有条件进行音乐原创,只有一小部分会因为主题需要进行音乐原创。所以,新闻短视频制作的过程中,音乐配乐具有很强的随机性和选择性,依托既有音乐资源,对文本意义和音乐价值实施嫁接。音乐充当烘托气氛的手段,与主题没有任何天然的一脉相承关联,甚至可以这样说,绝大多数音乐和新闻短视频是“不配”的。但这也不妨碍我们以此来审视新闻文本中音乐性的文化内涵。
  一、新闻短视频配乐的流行性
  配乐问题一直是新闻短视频的焦点问题。音乐作为艺术的一种类型,与新闻短视频具有严格意义上的“异质性”。这种“异质性”主要表现在:音乐本质上是艺术性,而新闻短视频本质上是新闻性,音乐的艺术性是通过声音、听觉营造一个意象的空间来表达主题,而新闻的真实性需要通过符号信息的所指,对应新闻事实的客观存在。同时,短视频是视觉文化产物,而音乐是听觉文化的表征。两者当然都可以服务新闻传播,在传统媒体时代,两者的这种结合是有严格要求的。在新媒体时代,新闻短视频作为一种全新的媒体传播方式,为了传播效果,突破了新闻和艺术之间的文本界限,非常自然地把音乐纳入自己的文本内容和形式之中,形成了特殊的新闻叙事文本。
  而我们最需要关注的则是,新闻短视频音乐的流行性。这种流行性不是新闻传播的覆盖率和渗透度,而是音乐配乐的影响力。音乐的流行性,和大众文化的生态以及音乐传播特有的影响力有密切的关系。首先,新闻是以新近发生的事实作为价值旨归,所以,新闻是当下的、进行时态的。短视频音乐的流行性,是以当下的音乐审美和音乐时尚作为主基调,具有文化上的“时尚性”,而新闻性和时尚性是两种文化特性:1.流行音乐的节奏感形成的符号意义和情景,不一定和新闻事实本身的内在逻辑一致。新闻叙述的逻辑是依靠情节的因果逻辑展开的,短视频即便再短也要以这种因果逻辑为主轴。而音乐配乐的逻辑,往往需要依附因果逻辑展开情感上的和鸣,所以,这就需要音乐配乐的选择必须遵循新闻逻辑本身,而不能游离于主题之外,事实情感基础之外。2.流行音乐的地域性尤其是跨域性、异域性、世界性尤为突出,而全球化文化背景与新闻本身的本土性文化不一致。当前,很多新闻短视频的音乐配乐是制式的,或者说是非常低端的音乐配乐行为,很多时候不考虑音乐本身具有的特殊地域文化、时代文化等等“弦外之音”的因素,张冠李戴的配乐时有发生。3.流行音乐的情绪和情感指向与新闻本身的情感表达并非总是一致。4.流行音乐主题本身指向与新闻主题指向不一定一致。流行音乐也是有主题的,但它的主题是多义的,根据不同的场景,意义就会发生变化。新闻的意义相对是明确的、确定的。这样的情况下,多义的音乐和单义的新闻之间发生的碰撞,就会让新闻短视频发生歧义。这样的歧义,极其容易让短视频的主题发生偏移,或者“跳戏”。5.流行音乐美学价值与新闻的新闻价值不一定一致。新闻价值是依据真实客观生发的,所以,新闻价值最大的特征不在审美而在于真实的告知,这种真实的告知,对于人判断环境、明晰是非、洞察趋势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所以,新闻价值的核心是理性判断。音乐的价值在于审美,在于通过音乐旋律达到内心的共鸣和情感上的投射,这种投射,是对感性的感知的审美体验,所以,音乐配乐的核心价值是感性价值。它不对事实的准确度负责,也不对叙事因果逻辑的完整度负责,只对在音乐演绎过程中,是否激发情感,寻找到情感的宣泄负责。
  因为这种不一致,也就导致我们在观看新闻短视频的时候,形成了图像和音乐之间的矛盾。这种矛盾,将图像符号系统和文字符号系统以及音乐符号系统三者的连接和表达,变得格外重要。文本越是强化这种内在矛盾,文本的内部断裂感和熔冶感之间的力量纽结,就越明显。文本不是以此作为张力,而是以此作为爆发力,文本的“内爆”,就是这种矛盾关系产生的。往往给受众一种文化的冲击,也是一种误解之前的误导,更是一种文化乱码和审美错位。这也许就是视频制作者以生产者对音乐流行性的草率理解,从而延误了视频的新闻性。
  二、新闻短视频配乐的情绪性
  新闻短视频具有一个特定的文化空间。无论短视频涉及什么样的内容,这种短视频都有自己特定的,属于自己的方位性、场域性、空间性。新闻把这个方位观念统称为“where”,也即新闻事实或新闻元素在这个空间里呈现。
  当然,在短视频的空间里,新闻事实和信息符号呈现的不可能是新闻全貌,而是横截面,是新闻逻辑链条的瞬间呈现。
  新闻场域是一个确定的、一个实指的场景:一个地理环境、一个场所、一处公共空间,或者一个连续空间的交集。无论空间在短视频中如何变化,这种空间性的客观性和实指性是明确的。
  短视频本身的声音,包括旁白解说、画外音、环境里客观存在的各种声响,都集合为一个声音符号空间,这个声音空间和短视频的视觉空间契合为一个立体的空间,这个空间里所有的元素都是与新闻息息相关的,或者说是新闻本身固有的成分,无法割离。一旦有所裁剪,那么,对于新闻叙事空间的多维度的完整度是有很大破坏的。而音乐配乐的音乐空间,音乐具有明显的空间性,是需要音乐符号与受众主观交互而构建的文化情境,这是一个虚构的空间环境,一个由受众在结合视觉和听觉价值判断之后,形成的一种个人化空间环境。所以,新闻的公共性与音乐情景的个人性之间产生着特殊的化学反应。既不是新闻空间的有机体一部分,也不是新闻事实本身存在的“声音性”,所以音乐配乐不具有新闻声音性,而是音乐情绪性的组成部分。也故如此,新闻音乐配乐的重要功能不是传播新闻事实,而是在有限的新闻空间里展现特定的文化情绪。
  首先,新闻短视频的音乐需要给定的情境,以情感为基础,通过心灵的律动实现音乐符号的组合和重构,探寻听觉上的意义指向。所以,音乐在短视频中的表达是情绪的表达和情感的连接。音乐的出现,就会要强化主观上情感的生发,从而形成对新闻空间和图像情境的互动和融合。
  而这种情感上的连接表现在三个方面:首先是个人情感与社会情感的共情连接。短视频的新闻叙事本身具有一定的情感基础,而音乐配乐是把这种新闻的情感性和情绪性放大加强,使之成为“氛围”。而个人情感和社会情感相互融合共鸣,根本是触发情感所需。音乐是情感抒发的精华,新闻是事实的提炼,只有在人之常情的基础上,满足人的情感和情绪抒发的需要,找到共鸣点,才是新闻短视频音乐配乐的关键。
  其次是,地域情感和时代情感的连接。情感也是时空的产物。“恋地情结”和“乡愁”等等与地理、地域、地方有关的情感,以及与古今时间有关的情感抒发和情感表达、情绪迸发,都是时空情感的连接的具体表现。有了这种时空情感和情绪的呈现,我们才能看懂新闻短视频的新闻深意,听懂背景音乐想要表达的意蕴。
  第三就是主观情感与客观情景的连接。新闻情景本身是客观的,音乐配乐则是主观的,音乐所营造的氛围必须从个人的情感接受和文化感知入手,所以,主观性与新闻的客观性发生了正面的关联。这种关联让新闻短视频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新闻文本,而是一个以情景为特征情绪和情感为文化基调的文本,称之为“情感文本”也不为过。它传递的不再仅仅是事实,而是情绪。
  所以,若想音乐空间和新闻空间的文化指向保持一致,最重要的就是实现情感上的价值调动,从而推进新闻价值情感维度的延伸。如果这种关系不一致,那么,我们就能发现新闻短视频在文化上的错位。比较明显的是,一些反映农村新闻题材的短视频,配着外国音乐旋律,不是说不可以中洋结合,情境与实境之错讹,但在这里却造成了新闻事实和审美的失宜。
  三、新闻短视频配乐的互文性
  如果说,只要是一部电影就会有属于自己的音乐,属于自己的音乐艺术性。那么,新闻短视频的音乐面临的最大问题,却是它的音乐不仅不是唯一配置,还是一种以互文性为主要特征的文本。
  茱莉亚.克利斯蒂娃认为,一个文本总会同别的文本发生这样或那样的关联。任何一个文本都是在它以前的文本的遗迹或记忆的基础上产生的,或是在对其他文本的吸收和转换中形成的,因为任何一部文学作品总是浸润在该民族的文学、哲学、宗教、传统、习俗、传说等构成的文化体系之中,同时又与世界上别的民族文化有着相互影响、借鉴、交融等千丝万缕的联系。由此可以认为,互文性包含了某一文学作品对其他文本的引用、参考、暗示、抄袭等关系,以及所谓超文本的戏拟和仿作等手法。进一步而言,互文关系包含了对于特定意识形态即文学传统的继承和回忆,以及对于文本作为素材所进行的改变与转换方式。
  新闻短视频的配乐文本中体现出的互文性表现在,音乐是非原创性的、杂糅性的。当前,新闻短视频处于海量生产的阶段,短视频音乐创作完全跟不上这样的生产进度和规模。所以,短视频音乐配置,一直处于默认与默许共谋中的互文生产状态。非新闻性的短视频姑且不说,已经完全把视频音乐的互文状态泛化了。新闻短视频把音乐羼入,势必让新闻短视频的原创性变得更加稀释。这种互文,是对他人文本的直接移植和截取,是新闻性和音乐性的直接杂糅,呈现出新媒体产品生产初始阶段的粗鲁和蛮横,这其实是一种文化创作态度和美学格调的表现,最终导致新闻性的水土流失。
  同时,短视频的音乐具有共用性。由视觉/图像和听觉/声音交织共融产生的文化产品所面临的文化命运,只有在共享中、被接收中才能生成。所以,音乐已经走向了它的单方面“共享共用”阶段。互文是文本之间的吸收转化、嫁接参考、照搬模仿、戏仿改造的结果,视频生产虽受知识产权制约,但互文技术会想方设法让新闻短视频的配乐和新闻事实呈现的关系冲破知识产权之盾。所以,短视频的音乐共用性,把互文过程直接合理化和公开化,公开地把音乐的艺术独特性和艺术品质的唯一性改换成大众性和共用性。
  新闻短视频是意义和价值糅合体,这种意义的生成机制不一定完美,往往会以弱化新闻性为代价,但视频的视觉性和听觉性、音乐性与新闻性的融合还是在文化上有意义的。新闻短视频的音乐配置,因为它的非原创性,所以,它的意义生成往往指向文本之外,引动的往往是文本形式上的标配和要求,而不仅仅是意义或价值上的要求。所以,音乐和新闻之间的意义区隔越来越淡化,也最容易被受众所忽视,这并不是受众只关注图像和文字的信息,而忽视音乐的合适与否,正是新闻事实造成的情感震动,图像造成的情感冲击,给音乐渲染和宣泄提供了情感基础,情感的生成让音乐和新闻的合适度核定门槛越来越低。这也为文化互文在新闻短视频制作中更加主动更加主流提供了条件,这是更加需要反思的问题。
  所以,音乐配乐发展之路有三个路向。第一,在反对“侵害知识产权”和“剽窃”既有音乐素材的前提下,新闻短视频配乐走原创之路。新闻短视频的音乐配乐,在走向未来之路上,必然会走向电影配乐、电视剧配乐的道路,也即原创的音乐配乐之路。不如此,音乐对新闻短视频的新闻客观性的侵蚀,往往因为互文性的误用,变成了“移花接木”“张冠李戴”的文化行为,让新闻短视频本身的品质遭受不良的影响。
  第二,在和非新闻的短视频进行文化区别的前提下,将给新闻短视频专门建设一个音乐素材库,从中进行再加工再创作,明确新闻短视频的音乐从流行性走向专业性,保证新闻短视频和娱乐性短视频本质上的不同,在音乐配乐上,走出一条适合新闻叙事的新路子。
  第三,就是尽量在新闻短视频制作过程中,遏制把新闻性转向娱乐性、艺术性、文化性的冲动,剥离音乐配乐不必要的修饰和附加信息,让新闻复归新闻的本质,以新闻本身的魅力来吸引人,而非以“声势引人”。

相关论文

新闻短视频
浅析抖音短视频的IP经济模式
抖音短视频场景营销对城市品牌塑造与
新媒体在国有企业新闻宣传中的实践和
国有企业新闻宣传工作创新应用
国有企业新闻宣传工作创新应用研究
基于新闻传播研究理论与实践融合发展
试论创新创业教育背景下新闻传播类专
浅析混合式教学在新闻传播学中的常态
媒介融合时代新闻传播人才培养理念与
试论红色文化融入新闻传播学课程思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