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民族主义论文

民族主义的思想起源及发展历程

  中图分类号:D032 文献标志码:A 文章编号:1002-2589(2015)1
  民族是当今人类社会最进步的共同体形式,民族主义则是关系到这个大千世界各种这类共同体之间共存和发展的意识形态。在多民族国家和多民族世界的关系中,民族和民族主义已然是我们不可忽视的重大问题。
  一、民族主义的含义
  民族主义的内涵到底是什么,对此人们至今还莫衷一是。美国学者海恩斯针对这种情况谈道:没有一种语言能够系统地诠释爱国主义、民族性和民族主义的历史和属性。海恩斯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爱国主义和民族意识的结合。M.韦伯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情感的共同契约,它的适当变现时愿意形成一个自己的国家,因此它一般有助于这种国家的形成”。布勒伊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政治形态,用以谋求和掌握国家权力的政治运动。”凯杜里认为:“民族主义是一种学说,一种新的政治类型。”古奇认为,民族主义是“一个民族的自我意识”,以集体意识为中心。总而言之,考察上述学者的观点,我们可以看到,民族主义首先是一种观念形态,同时又是一种社会运动。
  二、民族主义的思想发展历程
  民族主义发端于西欧,从历史上看,近代以来民族主义的发展经历了民族国家诞生、民族国家扩张、民族国家间的冲突及其在意识形态掩盖下的冲突和抛弃意识形态的文明冲突。
  (一)民族主义在西欧的发轫
  中世纪的西欧,是一个以封建割据为基础的国家框架,而笼罩于基督教神学氛围的世界。这一时期处于这种社会现状的民众在生存状态上依赖于地方势力,在精神状态上依赖于基督教的普世主义价值观。因此,民族国家在这一时期是不存在,民众的信赖感总是徘徊于地方主义与基督教神学的意识下,对国家与国王并不信任。
  资本主义的萌芽,一方面摧毁了传统的封建制度,另一方面使长期压抑于普世宗教下的王权势力得以解放。王权通过与新兴的市民阶级合作,建立了以王权为中心的君主国家。王权或专制君主为了获得国家的统一设置了公共机构来加强中央集权。民众狭隘的地方主义日益淡化,增强了对国家和国王的认同感,基于统一性与整体性的民族情感也得到加强。在王权主导的国家中,君主往往以自身利益为首要对象,民众总是不受重视,在中世纪凌驾于王权之上的神学,此时已被王权专制所替代,基于共同利益而建立的民族国家也不再服务于民众,更多地成为王权斗争的工具。民族国家所要建立所要动员的必要资源是对自己的国家产生持久的忠诚与热忱,这一时期民众对国家的热忱情绪逐渐高涨,但是也被专制王权所带来的利益争斗所束缚,而此时民族国家也未真正建立。
  (二)近代西方民族主义的形成
  随着资本主义的兴起,传统的社会结构不断被摧毁,社会成员逐渐摆脱狭隘的地理空间的束缚。马克思这样描述这个过程:“各自独立的、几乎只有同盟关系的、各有不同利益、不同法律、不同政府、不同关税的各个地区,现在已经结合为一个拥有统一的政府、统一的法律、统一的民族阶级利益和统一的关税的国家了。”这个国家就是近代民族国家。近代民族国家的形成,代表着传统封建专制的王权国家一去不返,社会成员不再拘泥于从前狭小的空间与地域限制,民族与民族、地区与地区之间由独立封闭走向结合开放。民族国家也真正意义上基于本民族自身的利益将国家的建设机构和设想与之结合起来,在完整的机构体系下民族国家也摆脱了从前单一的意识色彩,将民族意识融入政治参与及国家建设中。
  (三)西方民族主义的演变
  19至20世纪,西方国家借着民族主义的名义,对外推行殖民主义达到其殖民扩张的目的。西方经济是外向型的,其政治制度也是“外泄型的”。二战后涌现了一大批新的民族国家,伴随着帝国主义的瓦解与崩溃,西方民族主义对外由武力扩张转为经济文化的渗透,冷战后欠发达地区为了抗击发达地区的霸权主义与强权政治,潜意识地激发了其内在的民族主义情感,这股力量成为保护其民族与国家的坚韧屏障。
  (四)当代西方民族主义的演变
  当代世界民族问题层出不穷。民族国家不可能纯粹的仅是单一民族。民族的地域与国家疆界不一致,跨界民族多;国际交往密切,人口流动频繁,民族分布错综复杂;历史原因造成的民族压迫积怨很深,民族问题与宗教有紧密的联系,世界性宗教的存在,使民族问题不再限于狭小的区域;大国为了获得自身利益的最大化,利用民族矛盾不断激起新的民族问题浪潮。在当代社会中,单一的民族国家与多元文化的民族国家往往产生冲突。民族问题一般属于国家的内部事务,但是,也有些民族问题具有国际性。当代的所谓“文明的冲突论”,其实质是“西方文明优越论”。西方发达国家在国内,虽然由文化多元主义的新型民族政策代替了从前野蛮的杀戮、驱除政策;但实际上各民族之间仍旧存在着严重的不平等。因此,种族排外的暴力事件时有发生。这就是说一方面出现了超越民族主义的种种迹象,另一方面,大民族主义、狭隘民族主义已然存在。
  三、民族主义的两面性
  法国政治学家吉尔?德拉努尔指出“民族主义是一种非常富有弹性,甚至变化无常的意识形态;因此它能为极其矛盾的客观目标服务,它既可用于肢解国家,又可以用于建立国家;既可以用于建立一种普救说,又可以用于激发地方主义……这是一个包罗万象的外壳。民族主义提供简单而有效的动员手段。精英们想利用它,因为这种手段有效甚至几乎无往不胜”。从事实上来说,民族主义没有明确的好恶之分,它既能积极地让人摆脱苦难,又能消极地引来一些苦难。   (一)民族主义促进了民族解放运动
  民族主义伴随着资本主义制度的兴起而发展,带有强烈的情感色彩,而往往是这种凝聚民族强烈感情的意识形态会向着两极化方向发展,民族主义的兴起为长期困于被侵略地位的国家带来一丝曙光,促进了全世界范围的民族解放运动。亚洲、拉美国家在经过长期殖民侵略后,在全世界民族主义的浪潮中激发了本民族强烈的抗击力,也正是因为这股凝聚力而促使民族国家最终得到解放。
  (二)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
  民族问题始终是悬于国家发展的一个重要问题,因此,如何看待民族主义是需要我们理性地去思考的。当我们看到民族主义的积极的一面时,也应清醒地认识到它的负面影响,民族主义将世界分割为两条完全不同的道路;一条是安定的,一条是动乱的。
  史密斯在三个方面对民族主义做出了评价:在理论层面经不起细致的斟酌。在伦理上,民族主义在本质上被认为是极端主义的,它的文化的纯粹性导致对他民族的排斥和自身民族的束缚,而且它还认为个体的多样性与独立性是不存在的。在地缘政治学上,民族主义被认为是分裂动荡的始作俑者,它破坏稳定,造成分裂。
  在现实生活之中,极端的民族主义对外一味地排斥外部世界,对世界的体系的融合感到强烈的反感,使其最终脱离于全球化的进程,已然成为一座被人抛弃的孤岛。对于国家而言,消极的民族主义影响国家的发展,破坏社会的安定,而对于民族自身来说会使其脱离现代化的步伐,被淹没于全球化的发展浪潮,最终会向着极端化发展。
  四、极端“民族主义”的影响
  正如德拉努尔所说的一样,民族主义富有很强的弹性,它的积极方面会促使民族国家稳定发展,但是民族主义从它孕育的那天所自身具有的封闭性与内聚性导致其在文化、政治、经济等方面带有较强的排斥性。随着全球化的浪潮,民族国家在此背景下冲破了原有的禁锢,进行多元化交流和往来。反之,极端的民族主义仍然沉浸于传统的文化中,排斥现代文化,甚至煽动本民族情绪做出破坏国家安定和社会和谐的不良举动。追溯民族主义的渊源与历史,它本身就是在民族认同的基础上而衍生出的一种对本民族的强烈情感。这其中包含着对本民族文化、历史、政治、经济的认同。而极端的“民族主义”则是其因循守旧、对民族发展的一种排斥。因此,如何理性看待民族主义,使其民族文化能够融入现代文化中,使其民族有序地参与到政治生活中来是我们需要探索与解决的。

相关论文

民族主义起源历程主义民族思想
创新思想下金融专业教学改革的思路
从校园文化看大学生社会主义核心价值
构建网络思想政治教育方法的原则及路
民族主义与民族识别
浅析“微时代”背景下当代大学生思想
何为民族主义
高校大学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共同理想
浅谈网络时代青年的思想政治教育
中国民族题材动画艺术性与商业性关系
西北民族地区证券业发展的环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