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民主制度论文

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居民主观幸福感的实证研究

  中图分类号:C91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006-0278(2015)11-008-03
  一、问题的提出
  主观幸福感是评价者根据自定的标准对其生活质量的整体性评估,它是衡量个人生活质量的重要综合性心理指标。它是反映国民社会认同度的重要指标,是一个社会人心向背的晴雨表。我国一贯坚持各民族共同发展和共同进步的民族繁荣政策,特别是近年来,党中央加大了对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医疗、民族干部队伍、社会福利、基础设施的投入力度,努力促进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和社会发展。这些政策的效果如何依赖于各族人民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做出客观评价。而这些评价就是少数民族的主观幸福感。少数民族的主观幸福感能够反映少数民族对社会的认同度以及民族融合的程度,也体现民族凝聚力的强弱关系,这关系到少数民族地区的稳定问题。因此对于少数民族地区居民在社会生活中所表现出来的情绪和情感,不能熟视无睹,更不能漠然视之和低估。在这一背景下探究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主观幸福感是有必要的。
  二、文献回顾
  关于主观幸福感的问题,早在几千年前从古希腊圣哲亚里士多德开始就引起了思想家的兴趣,只是在20世纪中期,才使用系统科学的方法进行研究。进入新世纪以来,“以人为本”的新发展观逐渐渗透到心理科学,幸福感研究温度骤升。Dierner(2000)指出:虽然人民已经对幸福的产生与发展过程有了相当的了解,但幸福主题本身仍然存在众多值得研究的地方。
  (一)国外相关研究
  国外研究者对主观幸福感的研究兴起于20世纪50年代的美国,民族(或种族)幸福感研究起步稍晚,经过40年发展,已建立了民族幸福感的跨学科计量评价体系。其中,主要民族比少数民族更幸福是多数研究的结论。如在美国,研究指出白人比黑人等少数民族更幸福。在以色列的研究指出,受宗教差异影响,犹太人比阿拉伯人更幸福。究其原因,主要民族对社会文化和生活价值观直接起主导作用,并且在社会资源的分配上占有优势。相反,少数民族在社会环境中依附于主要民族,其社会地位和自我评价都很难和主要民族媲美。然而,主要民族更幸福并非绝对,某一少数民族比主要民族更幸福仍可见相关文献。例如,马来西亚的研究者发现,受健康和婚姻状态影响,华裔马来西亚人比马来亚族(主要民族)更幸福,印度裔马来西亚人的幸福程度最低。
  (二)国内相关研究
  国内研究者对主观幸福感的关注与研究比较晚,始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研究的范围较窄和数量也较少。代表性的有林南1989年在天津、上海等地采用调查方法研究城市居民的生活质量问题,叶南客等1989年对上海老年居民生活质量进行调查。宋晓飞等2007年的调查结果表明,农村老年人的主观幸福感水平一般,主观幸福感水平高的老年人比例不到40%。邢占军等在北京、沈阳、西安、杭州、广州、昆明6个省会城市抽取了3710名被试,采用中国城市居民主观幸福感量表作为研究工具,结果发现:总体上来说,我国城市居民的主观幸福感水平较高。这些研究不同程度地涉及到主观幸福感问题。
  从目前的研究来看,对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幸福感研究还是较少。本文采用CGSS全国性的样本数据,运用本土化的测量工具(中国城市居民主观幸福感量表简本)分析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主观幸福感。使人们对我国居民的主观幸福感有一个更清楚的认识。
  三、数据与方法
  (一)数据来源
  本文分析的数据来源于中国国家社科基金资助的,由中国人民大学社会学系和香港科技大学社会科学部联合主持的中国综合社会调查项目(CGSS)2012年度调查数据。根据研究需要,选取了甘肃、宁夏、青海、新疆四地抽样调查的结果,有针对性的选取测量幸福感的指标,通过筛选,有效样本242个。
  (二)指标选取
  本文对幸福感的测量采用本土化的量表进行测量,这不同于以往研究采用单个指标的测量。该量表是邢占军的中国城市居民主观幸福感量表的简本,该简本与中国城市居民主观幸福感量表具有大致相同的结构和测量功能,项目数量大大减少,各个分量表所包含的题目数量一致,并且适用于大规模社会调查。中国城市居民主观幸福感量表简本包含20个项目,10个维度。
  (三)数据分析方法
  本文以个人作为分析单位,运用SPSS21.0统计软件对调查资料进行初步整理,并采用因子分析中的主成分分析方法对调查数据进行统计分析。
  四、结果与分析
  为综合反映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居民主观幸福感的总体水平,本文采取因子分析法的主成分分析法对农村居民主观幸福感的20个指标进行了整理与简化。
  (一)构建因子变量
  首先要确定即将要分析的变量是否适合做因子分析。本文分别采用KMO(Kaiser-Meyer-Olkin)检验和Bartlett球度检验。从表4-1中可以看到,样本的Bartlett球度检验统计量是960.230,检验的P值为0,表明在样本中,20个变量之间有较强的相关关系,各变量的独立性假设不成立,说明因子分析的效果较好。样本的KMO统计量为0.726(KOM的标准:0.7   本文用主成分分析方法构建因子变量。表2显示,变量相关系数的矩阵的6大特征值分别为:3.626、2.414、1.565、1.376、1.135、1.094;其累计贡献率为56.055,即他们可共同解释原始变量变量准化方差的56%。说明指标体系的20项可以较好的被这6个因子解释。表4-2给出了各因子的方差贡献率和累计贡献率。从表中可以看出,只有前6个特征值大于1,因此,SPSS只提取了前6个因子。   (二)提高变量的可解释性
  采用Varimax法对载荷矩阵进行旋转,表4-3是得到的旋转后的因子载荷矩阵。经过旋转后,每个因子的含义更加明朗了。从表中可以看出:1.第一个因子与我很为自己的自评健康状况感到苦恼,我经常感到自己身体某些部位特别不舒服,碰到不开心的事情时,很长时间我都打不起精神来,我常因一些小事而烦恼,我的运气比别人差,这五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五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健康因子”。2.第二个公因子与我从生活中悟出了许多道理,这使我变得更坚强、更有能力,我感到高兴的是,这些年自己的看法变得越来越成熟,社会给人们提供的出路会越来越多,我设立的生活目标多数能够给我鼓劲,而不是泄气,我比较喜欢自己的个性这五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五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自我成长和发展因子”。3.第三个公因子与我感到似乎大多数人都比我朋友多,与周围人相比,我感到自己挺吃亏,我常常感到自己很难与他人建立友谊这三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三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人际交往因子”。4.第四个公因子与与周围的人相比,我很知足,我对家里的收入感到满意这两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两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知足充裕和平衡因子”。5.第五个公因子与我经常感到自己只是在混日子,我不清楚自己一生所做的事情有什么意义,和家人在一起,我感到特别愉快,这三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三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目标价值因子”。6.第六个公因子与我对社会的发展感到很有信心,我有时感到很难与家人(包括父母、爱人、孩子等)沟通这两个变量的载荷系数较大,主要解释了这两个变量,因此,本研究把公因子命名为“社会信心因子”。
  提取方法:主成份。
  旋转法:具有Kaiser标准化的正交旋转法。
  a.旋转在6次迭代后收敛。
  五、结论
  1.基于第1个因子变量(健康因子)可知,影响少数民族地区居民主观幸福度最重要的因素在于其自身的健康状况。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主观幸福感作为难以测量的主观感受,居民的个人特征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其幸福度。
  2.自我成长和发展因子,知足充裕和平衡因子以及目标价值因子也是少数民族地区居民的主观幸福感的重要因素。这反映了主观幸福感与居民的自主意识,愉悦感等心理层面的积极的正性情感有关。
  3.人际交往因子,和谐的人际关系,能够满足我们社交上的心理需求。而且和谐的人际关系,能够使我们或得更多的会支持。心理学家研究发现能够或得良好的社会支持的个体会有比较高的主观幸福感。所以,对于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和谐的民族关系,各少数民族间的团结友好的人际关系会促进居民的幸福感。
  4.最后一个社会信心因子变量也是少数民族地区居民主观幸福感的重要因素。这说明社会的国家层面的大的发展宏观环境,也是影响居民主观幸福感的体验。这也就是我国政府为什么要努力促增长,促发展,促整个社会的和谐稳定。
  本文用因子分析方法对西北少数民族地区居民主观幸福感进行分析,用6个因子来描述20个指标之间的联系,以较少的几个因子来反映原来资料的大部分统计信息。这样的好处是能够找到指标之间的联系,也减少了工作量;但这样做就不能清楚地看到每一个指标具体是如何影响居民主观幸福感的,这也是本文的不足之处,希望今后的研究能够更好地解决这一问题。

相关论文

实证幸福感少数民族主观西北少数
西藏固定资产投资和经济增长关系的实
我国城市商业银行竞争力实证研究
制药公司营销成本管理的实证研究
高校研究生幸福感现状及部分缺失原因
我国自贸区社会组织发展制度创新实证
基于心理契约理论的西部高校教师激励
外部监督机制、股票市场与IPO财务舞弊
河北省农村地区幼儿教师职业幸福感综
招商银行可转债定价的实证研究
西北民族地区证券业发展的环境、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