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论文

弗罗斯特如何通过诗歌艺术远离尘嚣重拾精神世界的健全与完整

  弗罗斯特生命与知识生活的不断努力与全部追求是通过诉诸于诗歌艺术与诗歌创作实践抵御和远离现代社会生活的喧嚣,保持自己正直诚恳、健康向上的精神世界,能够充实而优雅的生活着。他身上最难能可贵的是既有超凡脱俗的理想主义追求又有睿智清醒的现实主义解决问题的方法。他的确不像梭罗那样超凡入圣,那样纯粹与决绝,也没有像陶渊明那样,成为一个哪怕只是口头上所说的远离俗世的隐居者。实际上,他能够时刻勇敢的直面现实生活,处处通过哲思去体悟现实生活中的各种困扰与问题,并且用诗歌艺术描述、反思、探索解决现实生活中困扰他,也是困扰所有现代人的重大问题。他只是在精神世界上时不时地尽可能远离、抵制现代社会生活存在中的各种弊病对精神世界的污染,投身于哲学思考,艺术创造;与大自然亲密接触,激发灵感,涤虑洗心,阐发哲思,超越现实生活中的混乱、挫败、喧嚣与诱惑,让自己的心灵获得哪怕是片刻的宁静与和谐。
  在《圈套》一诗中,他借助对大自然的观察与深刻思考,描写了一幅表面上看起来不动声色、一片安静而本质上却使人感觉人间处处有陷阱,人不得不时时刻刻如履薄冰,面对可怕的危机重重的情景。诗共有两节,第一节写到他看见一只“丑肥”的、浑身“雪白”的蜘蛛,在一株“白色”的万灵草上,从它那肥胖的充满“巫女一般的邪恶汁液的身体里吐出白色的汁液,织结成一张白色的网,已经网罗了一只如一片素缎子布料的‘白色’蛾子,在和死神拒捕的折磨中挣扎,白色蛾子死寂的双翅似摇摇欲坠的风筝。” 禁不住使人想起北岛只有一个字“网”的短诗《生活》,以及莎士比亚《麦克白》里巫女们调制她们那用来迷惑与毁灭麦克白的巫蛊汤液的可怕与肮脏不堪的场景,还有《哈姆雷特》里哈姆雷特被死神拘捕时刻的悲伤与无奈。在第二节里,诗人感叹圈套的阴险、残忍与恐怖。他写到“哦,为什么那朵花是白色的,而路边的万灵草却绽放出幽淡的蓝色?究竟是什么让蜘蛛爬上那株草。再趁着黑漆漆的夜色把白飞蛾招来?难道这黎明前的圈套不让人恐怖?无处不在的圈套连一条小命都不放过。”由此我们不得不感叹诗人对生活细致入微的观察之深刻与高度艺术的意象描写达到了一种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正是这样,诗人用他犀利的目光对现实生活有很多如此深刻观察与体悟,再通过他诗歌特有的高度凝练、及其优雅、非常含蓄的象征主义手法表现现代社会生活中一些危机、混乱以及令人感到挫败无力的本质特性。他用高超的艺术创造力创造的许多象征与意象在对现代社会生活的揭示方面不仅具有罕见的艺术深度又具有针对性很强的现实主义反思与批判,以及对人类精神世界安宁与健康的终极追求。
  在《进来》一诗的第一节中,弗罗斯特使用“丛林边缘”、“画眉鸟的歌声”、“外部的阴暗”,“里面完全的黑暗”等一系列意象,营造出一种极具诱惑力但是又十分黑暗危险的气氛、象征着一种现实生活状态中特殊存在的图景。用一个简短有力的动词――听!说明诗人又一次面临着可恶的现实,同时对现实中的诱惑力具有清醒的认识与高度的警惕。第二、三节对丛林的黑暗和鸟儿的生存空间,也是人的生存空间的象征进一步描述。丛林太黑暗了,如果一只鸟儿,仅想凭借自己双翅的灵巧试图改变其中的生存法则,改善自己的栖息状态是不可能的。尽管在黑暗中,鸟儿依然还要歌唱。最后的一丝光亮已经死寂于西方,可是那画眉鸟胸中还有歌儿要唱。诗的第四节把丛林的黑暗与诱惑力描写到了极致。那是危机重重,布满了时刻可以使人头破血流的柱子的黑暗树林中间,不过里面的画眉鸟还在继续歌唱着。只不过那歌声里透出迷乱心神的可怕的心声以及悲凉的音调:“进来,到这黑暗里来,在黑暗里恸哭、惋惜和哀悼。”禁不住让人联想但丁《神曲》地狱的图景,充满绝望、悲哀与挣扎。到诗的第五节,也是最后一节,诗人表明了毅然决然拒绝丛林黑暗诱惑的态度,“但是我就是不进来,我出门来是为了看苍穹的星星的,即使我受到了诱惑我也不进来,况且至今为止还没有受到诱惑”。诗人面临了诱惑的险恶,但是他意识清醒地拒绝了,远离了丛林黑暗的诱惑,内心归于平静而变得强大。弗罗斯特的内心似乎比奥德赛还要强大。荷马史诗《奥德赛》第十二卷描述英雄奥德修斯如何抵抗航海途中海妖的诱惑,度过危机。奥德修斯遵循女神喀耳斯的忠告,为了对付塞壬姐妹,他采取了谨慎的防备措施。他们船只还没驶到能听到歌声的地方,奥德修斯就令人把他绑在桅杆上,并吩咐手下用蜡把他们的耳朵塞住。他还告诫他们通过死亡岛时不要理会他的命令和手势。不久石岛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奥德修斯听到了迷人的歌声。歌声如此令人神往,他绝望地挣扎着要解除束缚,并向随从叫喊着要他们驶向正在繁花茂盛的草地上唱歌的海妖姐妹,但没人理他。海员们驾驶船只一直向前,直到最后再也听不到歌声,他们才给奥德修斯松绑,取出他们耳朵中的蜡。这次塞壬海妖们的目的没有得逞,三姐妹中的老大帕耳塞洛珀深深地爱慕着奥德修斯。当他的船只走过后,她就绝望地投海自尽了。
  在弗罗斯特诗歌的众多含义丰富的意象中,黑夜、黑夜的边缘占据了相当大的比例。《黑夜的知己》一首诗则又表现出对生活在黑夜的、尘世里芸芸众生的深切同情。“我以为我早就熟悉这黑夜。我冒雨出去,又冒雨回来。我已越出了街灯照亮的边界。我看到城中的小巷最悲惨。我经过敲更的守夜人身边,我不愿多讲,低下眼帘。我停住,脚步再也听不见,从另一条街升起越过屋顶,传来一声好似‘被折断’的哭喊,那不是叫我回去或说再见;在更远、远离尘世的高处,有一座钟悬着,一闪一闪,它宣称时间不错又不正确,我以为我早就熟悉这黑夜。”《黑暗中的门》进一步表现出黑夜的不确定性,未知的危险与残酷无情。“黑夜中从这房间到那房间,我盲目地举着手,护着脸,却忘记了交叉十指,伸出手,让我对双臂拢成一个弧度。突然!一道小门撞了过来,照着我的脑门狠狠一击,甚至,连这个比喻也撞碎。如此人和物不再那么匹配,虽然过去它们一直都成对。”   弗罗斯特思想深邃、感情细腻,在他笔下天地万物皆可入诗。《没有鸟叫,关了窗吧》只有短短的两节,表现出诗人在风云变幻,命运多舛的人世间如何安然自处,悠然自得。“现在关了窗吧,让原野安静下来;如果必须,就让树木悄悄摇晃;现在没有鸟叫,如果有,那一定是我错过了。在泥泞重现之前,会有很长时间,在第一声鸟叫之前,会有很长时间:所以,关了窗吧,别去听风,看风搅动的一切。”这种怡然自得的心态境界不仅反应在诗人与大自然的关系之间,同样反应在他对人与人性深理解、浅相知、淡相处、共命运的做人方法、处世之道上。在《花丛》中,诗人与大自然里的花丛对话,与蝴蝶对话,与鸟儿对话,不过这首诗里最重要的是他与根本没有谋面的割草人的空灵对话与神往。第一节里他去晨露中翻晒刚刚割下的草,割草的人已经离去,诗人只是“听见了微风中磨刀的沙沙声,可是他已经离开,草已经割完,而我和他一样――孤单。”不过当诗人与大自然里的一些事物接近,和他们对话,感受到割草人对他面临的一切都起过作用的时候,他觉得他们都不孤独,他们各自在大自然里面的活动对大自然的影响把他们的命运连接到了一起。于是诗人深情地写到“让我听到周围有醒来的鸟儿啼叫,和他的镰刀对大地的低语,更感觉到某种精神上的同一;我想我今后干活也不会孤单;和他在一起,仿佛他是我的帮手,中午困乏时就和他在树下休息;就像在梦中,兄弟般的交谈,而我原本并不想和他知根知底。” 最后两句在第一节里已经出现过,和第一次一样,诗人再次使用自言自语的方式写出“反正是一起干,我心想,不管真在一起还是分开。”意味深长地表现出诗人通过诗歌形而上的艺术功能获得了一种极其难得的与大自然与人类和谐相处的美好心情。《柴垛》也有同工异曲之妙。在一个阴天,诗人置身于冰冻的沼泽中,被大雪困住了,大自然的一切看起来是那样的陌生与隔膜。诗人的精神世界难以确认自己到底怎么样的一个世界里,“说不准我是在这里还是在别处:反正离家很远就是了。”诗人的家园在哪里?人类的家园又在哪里?人类的家园应该是什么样子的?一只似乎也是迷路了的小鸟在他面前漫无目的飞着,也和他之间有隔膜和陌生感,“当它飞落时总是小心地跟我隔着一棵树,什么也不说,不告诉我它是谁,而我却傻傻地想着它想什么。它以为,我走在它后头是为了根儿毛吧――它尾巴上白色的那根;好像一个把什么东西都说成是自己的人。其实,它只要飞到外面就全明白了。”生命是那么的孤单,充满了恐惧、不信任感。就在此时诗人看到了人类活动留下的痕迹,给大自然赋予的意义,“然后是一垛柴,于是我就把它给忘了,就让它小小的恐惧随它走吧,走那条我要走的路,我都没有对它说一声晚安。为了获得最后的立足处,它绕到了后头。”诗人的目光离开冷漠冰冷的异己世界,落在了人类兄弟的家园,尽管那景象只是“一堆枫木,早已劈开剁好,很整齐地堆着,四乘四乘八。像这样的柴垛,我没看到第二个。”说明诗人发现人类生活通过创造而有秩序的惊喜。这种秩序感超越了时空,带有人类在天地之间进行的创造生活具有不朽意义的深刻寓意。“在它周围的雪地上,没有任何奔跑过的痕迹。这垛柴,想必不是今年砍的,更不用说去年、前年。柴已经变成灰色,皮也都剥落了,整个柴垛稍微有些下陷。铁丝一圈一圈牢牢扎着,像个打好的包裹。”大自然会不断地调整自己与人类的创造活动。诗人继续写到:“柴垛的一头,是还在生长的小树支撑着,另一头是斜桩和竖桩几乎就要倒了。”诗人在最后点明了柴垛的作用与意义,“我只是想:一定是谁要干别的事情,才把自己忙活好些天的东西给忘记了。费那么大劲儿砍下,没丢进炉子里烧火却远远地留着这儿,让它慢慢地腐烂无烟的燃烧,温暖这冰冻的沼泽或许这样更好点儿。”诗人告诉我们人类创造的有些东西尽管它们的外相包皮、物理形态可以腐朽而归于尘土,可是它们对人精神世界产生的影响会长久存在,以至于不朽。
  《无人重视》一诗则表现出诗人宠辱不惊,看淡人事,坚持信念,抱负赤子之心,苦心孤诣追求生命真谛的心态。“他们任我们往这边走,好像很肯定我们已走错路了,我们这才有机会坐在路边的角落里,一脸孩子样、漂泊样、天使样,看看是不是被抛弃。”对生命意义的思考在《未选择的路》里更加深刻、更富于哲理,迂回曲折,表现得更加淋漓尽致。这首诗有四节,第一节表现出当诗人极目远望时他感觉到人的一生只不过是人世间的匆匆过客而已。可就是这匆匆过客的道路其方向的选择也不是那么容易,“金黄的树林里分出两条路,可惜我不能都去走。我这个过客,久久的站在那儿,向着一条路极目望去,不知道它在丛林中伸向何处;”这种忧虑大概是困扰所有认真思考人生之路的人们差不多都有的顾虑。把弗罗斯特在此对生命意义的思考与哈姆雷特对生命的千古一问相比较尽管没有那么强烈,但是却更现实,更加贴近普通人对人生道路的思考与抉择的疑虑。诗的第二节与第三节可谓一气呵成,诗人依然用他一以贯之的朴素叙事手法,写出诗人决定选择一条“长满青草,召唤我去踩踏”的道路,因为这是一条一般人不愿意选择的还没有被踏出来的孤独僻静的道路。诗人写到:“而我选择了另外一条,或许这样才公平,说不定还有更好的理由;因为它长满了青草,召唤我去踩踏;尽管就这一点来说,两条路好像没有什么不同。而且,那天清晨,两条路都铺满了落叶,未经脚印污染。哦,就把第一条留待来日吧!但一想到条条大路相连接,恐怕我难以再回来。第四节表明了诗人选择“人迹罕至”的一条道路的决绝态度与孤独地去探索生命真谛的决定与内心充满希望的担当与满足。“也许多年以后在某个地方我会亲身叹息着说起这件事:树林中分出两条路,而我――而我选择了人迹少的那一条,这,就造就了天大的不同。”什么“天大的不同”呢?我们能不能说正是他这种道路的选择让他超凡入圣?让他不仅在精神世界的追求方面与普通现代人显得孑然独立,而且在诗歌这片神圣的领地上超越二十世纪以来一味追求流派与时尚而根本上忘却了真正的诗歌具有超越时空、超越具体形式的神秘生命力的特性,从而使得他的人与诗歌在现代诗歌史上都显得超凡脱俗,卓尔不群。
  以两希文化,即希腊文化和希伯来文化也即基督教文化为源头的西方文明对人类社会发展进程产生了非常深远的影响。西方文明实际上长时期主导了而且还在、还将继续主导人类文化的发展进程。必须承认西方文化无论在科学、哲学,艺术等精神领域还是在科学技术推动下对人类物质生活的状态和面貌都作出了巨大贡献,产生了难以估量的影响。西方文明实际上获得了绝对的影响与控制世界历史进程的权威与话语权。尤其是工业革命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形态实际上成为控制、操纵人类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活动决定性力量。   可是工业革命以来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在给予人们、或者一部分人们越来越丰富的物质享受和比较广阔的活动空间以及相对自由的同时,由于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在本质上有它自身难以克服的缺陷,使得现代社会产生出许多非常严重的问题。尤其是各种各样社会弊端对人们精神世界造成极大的伤害,人与人之间、人与社会之间以及人与自然之间呈现出极度严重的异化与疏离。世界局势周期性战乱不止与动荡不安,西方文明经常表现出来的恐惧和末日情结都是资本主义社会制度弊端的具体表现。
  马克思主义哲学早已科学地预见到几乎所有这些问题,并且提出具体的、科学的,社会革命的解决方法。不过许多有良知、有洞察力的知识分子,思想家,哲学家、艺术家尤其是文学艺术家对现代社会发展过程中出现的对人性、人的精神世界造成的伤害同样深感痛心。他们怀抱深厚的人文主义关怀,以他们不尽相同的学术背景,书写与言说方式表达对人、社会的高度关注,对社会弊病进行各种各样的批评,对人的精神伤害要么发出悲天悯人的叹息要么摸索各自不同的抚慰、治疗方式。
  罗伯特弗罗斯特是美国二十世纪伟大诗人。他根据自己对现代社会各种各样弊端的深刻体验,进行艰苦的精神世界的探索,用自己迥异于其他现代西方诗人的诗歌艺术让人们感悟如何在表面上看起来色彩纷呈,实际上处于一片混乱与喧嚣的现实生活中,通过自己精神世界探索与努力,启示人们如何应对、抵御、对抗现代社会生活现实对人造成的精神世界的挫败、迷乱,使人们能够哪怕是暂时的摆脱精神世界的痛苦,积极健康的接受与应对现实生活的窘境。

相关论文

弗罗斯特诗歌精神
大学精神视域下的高校人力资源管理问
小议高中历史教学中人文精神的培养
电力企业精神文化建设的现状及对策
中国精神的意义性逻辑和哲学省思
浅谈供电企业党建和精神文明建设
从实践育人视角解决高校贫困生精神困
试论建设社会主义的实干精神
精神科护理学教学效果欠佳原因初探
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与高校思政课对接
培育员工爱岗敬业精神更好地为企业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