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政治论文 > 台湾问题论文

美国重返亚太背景下加强介入台湾问题的动向及应对

  台湾问题一直是美国对中国进行防范和遏制的重要手段,也是中美博弈的焦点问题。美国全球和亚太战略的发展变化是台湾问题发生阶段性变化的重要因素,对其介入台湾问题的方式、强度有着明显影响。自2009年美国着手推动“重返亚太战略”以来,亚太地区战略格局发生了深刻变化。由于美国防范遏制中国未达预期效果和美国、台湾内部政局出现重大变化,美国开始对现有战略进行调整,加大对台湾问题的介入力度,台湾在美国亚太战略中的地位更加突出。在这一背景下,台湾问题发展变化面临新情况、新问题,深入研究一段时间内美国介入台湾问题动向和影响,提前谋划应对之策,对于中国始终把握战略主动,推动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十分必要。需要说明的是,本文使用“重返亚太”一词并非单指“重返亚太战略”,而是表示美国的战略重心东移。
  一、美国重返亚太背景下的台湾问题
  随着亚太国家政治经济实力快速发展,世界战略重心加速向亚太地区转移,美国开始调整全球战略,以维持其主导地位。2009年7月,前国务卿希拉里在东盟会议上首次提出“重返亚太”构想《美国东盟峰会:强化关系遏制中国》,资料来源:http://www.afinance.cn/new/yzsd/201009/293254.html.。紧接着,为降低“重返亚太战略”指向性,美国政府将该战略修正为“亚太再平衡”战略。2011年10月,希拉里发表题为《美国的太平洋世纪》一文,对美国战略重心东移做出全面系统阐述,指出“今后10年,美国外交方略最重要的使命之一,是大幅增加对亚太地区外交、经济、战略和其他方面的投入”Hillary Clinton,“America’s Pacific Century”,Foreign Policy, November 2011,No.189,pp.56-63, available at http://foreignpolicy.com/2011/10/11/americas-pacific-century/.。同年11月,时任总统奥巴马在亚太经合组织(APEC)非正式首脑会议上,正式提出“转向亚洲战略”李尉华:《奥巴马政府东亚军事演习的新特点》,载《国际研究参考》,2015年第 3期,第6页。。2012年6月,第11届香格里拉对话会上,前国防部长帕内塔再次提出“亚太再平衡”战略《帕内塔“亚太再平衡”成效几何?》,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09/23/c_113176131.htm.,被称为奥巴马第二任期内“亚太再平衡”战略的增强型2.0版。2016年8月,时任国防部长卡特称“‘亚太再平衡’战略进入第三阶段,将继续提升和稳固美军在亚太地区的军力部署”《特朗普会改变美国“亚太再平衡战略”吗》,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11/24/c_129376023.html.。
  (一)美国重返亚太的动因、目标与特点
  从美国提出重返亚太至2017年已有7年之久,根据美国政府的表述和实际行动可以看出,美国重返亚太的动因、目标与特点如下:
  1.美??重返亚太的动因是世界政治经济重心加速向亚太地区转移。在美国全球战略中,亚太地区一直处于重要地位,美国著名战略家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一书中写道:“对美国而言,欧亚大陆是最重要的地缘政治目标,现在美国这个非欧亚大陆国家在这里取得了举足轻重的地位,美国是否能持久有效地保持这个地位,直接影响美国对全球事务的支配。”[美]兹比格纽?布热津斯基:《大棋局》,国际问题研究所译,上海:上海人民出版社,2010年,第23页。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始终保持在亚太地区的战略性存在,长期维持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泰国和菲律宾的联盟关系,在日本、韩国、关岛等地区部署军事力量。但总的看,美国的战略重心一直在欧洲、中东等地区。随着亚太地区经济高速发展,亚太国家群体性崛起,使得亚太地区对美国的重要性持续上升,与之相比,美国对亚太地区的投入已难以适应形势发展变化。由此,美国逐步在外交、经济和军事方面增加投入,以保持对亚太地区的影响力,巩固在这一地区的主导地位。
  2.美国重返亚太的主要目标是防范遏制中国。尽管美国重返亚太具有加强亚太事务参与度、应对中国崛起、加强对日本控制等多重考虑,但其主要目的无疑是对中国进行有效制衡,延缓中国崛起进程。基辛格认为:“不论冷战存在与否,单一大国主宰欧亚大陆两大范围之一(欧洲或亚洲),都会对美国构成战略意义上的危险。”张林宏:《冷战后美国欧亚大陆战略的主线》,载《现代国际关系》,2005年第8期,第8页。避免在亚太地区出现一个主导性国家,是美国亚太政策的基石。冷战结束以来,中国综合国力快速上升,使其成为美国“天然”的敌人。美国近年来在亚太地区的实际行动也证明了这一点:其一,针对中国军事实力持续增强的情况,推出“空海一体战”和“全球公域介入与机动联合概念”作战思想并付诸实施,持续向西太平洋部署高精尖武器,维持其军事主导地位。其二,以朝鲜核问题为借口,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图谋将韩国纳入“导弹防御体系”,削弱中国的战略核威慑和核反击能力。积极干涉钓鱼岛和南海争端,钓鱼岛争端激化以来,改变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模糊政策,将钓鱼岛纳入《美日安全保障条约》第五条适用范围,承认日本对钓鱼岛的“管辖权”《专家简析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模糊政策》,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2-11/09/c_123933272.html.,为日本撑腰;深化拓展与菲律宾、越南的军事安全关系,向菲律宾出售武器,解除对越南的武器禁运并开展防务对话和联合军演,支持菲、越等国直接挑战中国;打着维护“南海航行自由”的幌子,出动航母战斗群在南海争议地区巡弋,派遣舰艇多次进入西沙、南沙岛礁12海里,直接挑战中国领海主权。虽然美国官方反复强调美国不谋求遏制中国,但事实证明,美国重返亚太的主要目标就是防范遏制中国,正如美国前常务副国务卿理查德?阿米蒂奇所说:“政府说这不是针对中国,其实这是完全针对中国,中国对此很清楚。”刘卫东:《美国对中日两国的再平衡战略论析》,载《世界经济与政治》,2014年第10期,第83页。   3.重返亚太将是美国长期奉行的战略行动。美国宣布重返亚太后,逐步降低在世界其他热点地区的介入力度,尤其对军事介入采取慎重态度,通过一系列外交动作缓和与伊朗、古巴等国的关系,将主要精力和力量用于处理亚太问题。期间,尽管有乌克兰危机、克里米亚事件、叙利亚内战等冲击和挑战,美国也没有实施大规模介入。从另一层意义上讲,美国与中国在亚太地区的战略博弈进入胶着状态,相关战略全面付诸实施,也迫使其难以大幅回调既定战略。美国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宣称:“无论其他地区出现多少热点,我们都将继续深化对亚洲这个关键地区的持久承诺。”《奥巴马明年四月“重返亚洲”》,资料来源:http://news.hexun.com/2013-11-22/159924178.html.特朗普上台后,也未全盘否定“亚太再平衡战略”,而只是认为该战略执行力度不够,需要增加资源投入。可以预见,尽管受国内政局变化、领导人更迭等因素影响,重返亚太的具体实施方式和策略可能会有所变化,但只要世界政治经济中心向亚太地区转移、中国持续保持崛起态势的深层次原因不发生根本变化、遏制中国的战略目标未达成,美国重返亚太将难有改变,这将是一项美国长期坚持、持续推动的战略行动。
  4.美国重返亚太防范遏制中国的主要策略是多措并举、多点发力。美国重返亚太涉及联盟、军事、经济等各个方面,包括推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但从其实际行动和效果看,较为有力的策略主要有三个方面:其一,构建针对中国的联盟网络。美国致力于持续强化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菲律宾等盟友的双边同盟关系,构筑美日韩、美日澳三边同盟,并竭力拉拢印度,构建美日印同盟,其中,与日本修订《日美防卫合作指针》尤为重要。此外,它还推动日韩签署《军事情报保护协定》,对东亚地区战略平衡产生了很大危害。美国的最终目的是构建以其为主导的亚太同盟体系,甚至打造亚洲版“北约”。其二,持续加强和优化军力部署。把关岛、澳大利亚作为重要战略后方,大规模部署核潜艇、战略轰炸机和海军陆战队,增强兵力部署弹性。向日本、新加坡部署隐形战斗机、濒海战斗舰,增强战略前沿军事厚度。增加军事力量在西太平洋地区活动频度,多次派遣战略轰炸机和航母战斗群赴东海、南海及朝鲜半岛等地区进行威慑性巡航,展示军事实力;经常性出动各类侦察机、反潜机在中国当面执行侦察监视任务,持续施加军事压力。其三,挑起对抗冲突。贯彻“分而治之”的策略,以钓鱼岛、南海、朝鲜核问题为抓手和主要发力点,默许日本右倾化,放任日本挑起钓鱼岛争端,鼓动和挑起菲律宾、越南、韩国等国家与中国对抗,借机加强与这些国家的政治、军事联系,恶化中国周边战略环境。
  综合看,美国加快重返亚太,虽有加强与中国接触的一面,但该战略指向明确、长期推进、攻击性强的特征非常显著。实际上,美国的相关行动已严重搅动了亚太地区安全形势,迟滞了东亚区域一体化进程。这一战略对中国的干扰和牵制作用也比较明显,自2011年以来,中国与周边国家相继在多个问题上出现激烈对抗,均能够看到美国在幕后挑拨和操纵的影子,这些问题的发生完全可以视为美国利用矛盾对中国发动的一系列地缘政治攻势。
  (二)美国重返亚太背景下的台湾问题
  台湾问题在美国处理对华关系上处于核心地位,而美国涉台政策从属于其全球和地区战略。虽然近年来美国碍于中美关系大格局,似乎有意淡化台湾在“重返亚太”或“亚太再平衡”战略中的作用,但从实际情况看,台湾仍是美国亚太布局的关键一环。马英九执政时期,美国为平衡大陆军事优势,增大台湾离心倾向和谈判筹码,曾多次实施大规模对台军售,同时还力促台湾在东海、南海争端问题上不与中国大陆合作,甚至要求台湾放弃“十一段线”主张。在加强亚太地区参与的大背景下,美国根据战略推进需要,弹性调整其涉台政策。2016年以来,在美国、台湾内部政局变化以及中美博弈走势等因素的综合作用下,台湾问题在美国围堵和遏制中国战略体系中的地位有所上升,美国涉台政策正逐步由模糊走向清晰曹军强:《试论新时期台海危机爆发的美国因素》,载《台海研究》,2016年第4期,第74页。,美国通过增大对台湾问题介入力度,持续向中国施加战略压力。在中国大陆通过外交手段对台当局施压的情况下,美国积极鼓励台湾发展与其他国家实质关系,并加入具有主权意义的国际组织,支持台湾拓展国际空间。2016年5月17日,美国国会通过“对台决议案”,首度将对台“六项保证”诉诸书面文字,并重申《与台湾关系法》和对台“六项保证”是“美台关系的重要基石”《帮蔡英文操纵两岸关系 美国众议院通过对台“六项保证”诉诸文字》,资料来源:http://taiwan.huanqiu.com/article/2016-05/8940143.html.,为即将上任的蔡英文当局壮胆。同年12月26日,?W巴马签署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首度将“美台军事交流”列入法条之中,明确提出“美国国防部应推动美台资深军事将领与官员交流”,首次明确台湾地区“国防部长”和军方官员赴华府访问禁令将获解除,而美国助理部长以上层级官员及现役将官都可以访问台湾,在法律上为美国与台湾发展官方关系打开了大门《美台军事交流升级破坏台海稳定》,资料来源:http://mil.huanqiu.com/observation/2016-12/9796508.html.。特朗普就任总统前,更是打破中美建交以来美国总统或总统候选人不与台湾领导人会晤和通话的默契,与蔡英文直接通话10分钟,称蔡英文为“总统”,并同意“提升美台经贸和防务关系”。据华盛顿邮报调查,这一通话经过特朗普外交和安全团队长期精心策划,并获得特朗普首肯,是“特朗普的顾问们关于与台湾接触新战略的几个月悄然准备和谋划的产物” 《时殷弘:我们熟悉的世界正在结束》,资料来源:http://news.sina.com.cn/w/2017-01-09/doc-ifxzkfuh6357534.html.。同时,特朗普还利用网络社交平台公开质疑“一个中国”政策,声称“一切都在谈判之列,包括‘一个中国’政策”、“我们为什么要受制于‘一个中国’政策,除非我们能在其他一些问题上与中国达成交易,比如贸易”《“一个中国”岂能交易》,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comments/2016-12/13/c_1120104655.htm.,对中国进行战略恐吓和试探。虽然2017年2月10日特朗普与习近平主席通电话,对“一中政策”进行了重新确认,立场有所后退,但其把台湾问题作为牵制中国大陆优先选项的倾向已比较明显。今后一个时期,中美围绕台湾问题的博弈将更加激烈。   二、美国重返亚太背景下加强介入台湾问题原因分析
  2016年以来,美国开始加强介入台湾问题,其牵制中国的策略选择显示新的动向和特点,对此应高度关注。综合分析美国加强干预台湾问题的原因,主要有四个方面。
  (一)美国防范遏制中国的战略抓手逐渐减少
  美国宣布重返亚太以来,在东亚、东南亚、南亚提出并实施了一系列针对中国的遏制政策,但从现实状况看,并未完全达成迟滞中国发展的目的,其相对有力的抓手逐步减少。
  首先,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的冒进政策遭到有效遏制。2012年9月,日本政府宣告将钓鱼岛“国有化”,挑起钓鱼岛争端。中国抓住时机进行了有力斗争,2013年以来,中国海上执法船定期进入钓鱼岛海域执行维权巡航任务,改变了日本对钓鱼岛及周边海域的排他性管控,在未对中日关系造成颠覆性影响的情况下,有力地遏制了日本进一步采取激进政策。
  其次,南海局势趋于平稳。2011年以来,美国开始在南海挑起争端,积极扶持采取“亲美制华”政策的菲律宾阿基诺三世政府,公开支持菲律宾单方面将南海争端诉诸所谓“国际仲裁法庭”,妄图全面否定九段线和中国对南海海域历史性所有权。越南在海南还采取激烈对抗行动,干扰中国钻井平台正常作业,并积极图谋利用东盟对中国进行战略牵制。为此,中国采取一系列政治、经济、外交和军事手段,有效维护了领土主权和海洋权益。2013年至今,中国快速在南海控制岛礁启动陆域吹填工程,修建机场、港口和必要防御设施;通过整合海上执法资源并加大使用力度,实现对相关岛礁和争议海域常态化巡逻管控;大力推进深海石油钻探技术研发,制造“海洋石油981”深海勘探平台并投入使用,在南海油气资源开发上迈出实质性步伐。通过多种手段积极塑造有利态势,有效改变了在南海地区的被动局面,实际上取得了南海斗争的主动权。在这种背景下,中菲关系也得到较大改善,菲律宾新总统杜特尔特上台后,改变阿基诺三世政府向美国一边倒的外交政策,致力于缓和与中国关系,在南海问题上采取更加务实的政策,淡化处理南海仲裁案,减少在南海挑衅动作。2016年10月,杜特尔特总统访华,中菲两国签署了13个双边合作文件,两国关系全面恢复到正常轨道《中菲友好全面恢复到正常轨道》,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6-10/20/c_1119758464.html.。同时,中越关系在经过波动后也趋于平?。2017年1月,越共中央总书记阮富仲访华,与习近平总书记达成协议,双方一致同意加快发展两国关系,“管控好海上分歧,不采取使局势复杂化、争议扩大化的行动,维护南海和平稳定”《中越联合公报》,资料来源:http://news.xinhuanet.com/world/2017-01/14/c_1120312428.htm.。围绕南海争端的战略博弈告一段落,目前南海局势总体趋稳定,争端当事国多寻求缓和对华关系,避免在岛礁争端上直接挑战中国,短期内美国难以在南海问题上构建一致对华的统一战线,在南海挑起新一轮对抗的难度进一步增大。
  再次,力推在韩国部署“萨德”反导系统。美国以防范朝鲜弹道导弹为借口,大力推动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扩大美国全球导弹防御体系。但“萨德”系统已远远超过了防御的合理限度,直接损害了中国的战略安全利益,严重破坏了东亚战略平衡。此举遭到中国的强烈反对。同时,在韩国部署“萨德”系统也遭到在野党和民众强烈反对,韩国朝野陷入分裂,加之朴槿惠因“亲信干政门”事件下台,韩国政局陷入动荡,故而虽然韩国政府仍坚持按计划部署“萨德”,但中国反制力度不断加大,围绕这一问题的博弈将进一步加剧。短期看,虽然美国仍能够利用上述问题继续对中国形成一定牵制,但受制于现有态势,其方式手段正在逐步减少,在中国周边大范围挑起新矛盾、制造新危机的难度增大,对中国实施多点、多方向战略攻势的能力减弱。在相关问题上遭受挫折也增大了美国战略疑虑,促使美国追求新的发力点和战略抓手。
  (二)台湾问题是美国防范遏制中国的有效手段
  美国全球战略目标之一,就是防止在亚太地区出现一个能够与其匹敌的强大国家,对其霸权地位形成重大挑战。台湾问题是美国牵制中国的有力手段。一直以来,美国在台湾有着重要的政治、经济、军事利益,但台湾之于美国的最大价值主要体现在地缘战略位置上。台湾遏控东亚至印度洋海上通道,是亚太地区的重要战略枢纽,地位极为重要,同时,它又直抵中国腹心,是中国最为重要的海上门户。在美国看来,台湾对美国和中国都具有重要战略意义,一方面,台湾是西太平洋上一艘“永不沉没的航空母舰”,是其构建“第一岛链”的关键一环,得之可以对中国形成有力遏制,稳固美国亚太战略体系;另一方面,认为台湾对大陆具有同样重要战略价值,担心台湾可能成为中国的战略军事基地,美国学者安荣澜认为,“如果两岸和平统一后大陆将台湾作为其部署军力的基地,那么意味着北京跨过了美国的政策底线”Alan Romberg,“2010:The Winter of PRC Discontent,”Chinese Leadership Monitor,No.31,2010.,从侧面说明了台湾这一重要地位。此外,美国还把台湾视为“东亚的民主窗口”,是扩散“自由、民主、人权”价值观的前沿阵地,可以用于向中国大陆推行“普世价值”,对中国大陆进行和平演变。因而“基于美国的价值体系和安全战略,美国不可能牺牲台湾”Nancy Bernkopf Tucker,“Strait Talk: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and the Crisis with China”,Cold War History ,Vol.70, No.2,2011.。历届美国政府都高度重视台湾的重要战略价值,并精心制定台海政策。中美建交以来,美国在台湾问题上大力推动“双轨政策”:一方面,在中美《三个联合公报》基础上发展对华关系;另一方面,基于《与台湾关系法》,保持与台湾密切联系,出售军事装备、提供“安全保证”,给予台湾当局实质支持,同时宣称美国不会坐视不管中国大陆对台发动军事攻击,力求长期保持两岸“不统、不独、不武”的局面,谋取最大战略利益。总的看,美国对台湾问题的介入是持久的、深入的、全方位的,即便是马英九执政时期两岸关系走向缓和的情况下,美国也从来没有停止对台湾问题的干涉。美国介入台湾问题也确实对中国发展形成了牵制,导致两岸70余年的分离、分治,台湾作为一个较强的政治、经济和军事实体存在,始终对中国核心经济地带构成战略性威胁,并遏控中国海权向远洋发展,消耗了中国大量战略资源,其对中国的战略牵制远大于南海、西藏等问题。美国加大对中国遏制力度之际,更加重视这枚“棋子”对中国的制约,也就不难理解了。   (三)民进党上台为美??加强介入台湾问题提供了契机
  马英九执政8年间,两岸关系相对缓和,经贸人文交流得以长足发展。蔡英文上台后,在政策上抛出所谓“善意”,如承认“两岸两会达成‘九二共识’的历史事实”,支持“两岸和平稳定发展”《尊重92年两岸达成若干共同认知的历史事实》,资料来源:http://www.zaobao.com/realtime/china/story20160520-619363.等,避免在“一中问题”上直接刺激大陆,为巩固执政地位、谋求长期执政争取时间。但从实际行动看,其推动“暗独”倾向已非常明显,上任以来,迟迟不正面承认“九二共识”,不承认大陆和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任命独派人士担任“大法官”,为实施法理“台独”做准备;安排深绿人士出任文化和教育部门负责人,大搞“去中国化”和“文化台独”,培植“台独”社会基础;加紧整军备战,积极向美国求购新式武器装备,大力推动“国机国造”、“国舰国造”;推进“新南向”政策,谋求降低对大陆经济依赖,均显示其企图通过长期积累的方式推动“柔性台独”,造成两岸长期分治的趋向,两岸产生摩擦、冲突的风险上升。为此,中国大陆在经济、外交等领域对其施加压力。在中国大陆强的反“台独”力量面前,蔡英文政府急于寻求美日支持,携美日以抗衡中国大陆压力。2017年1月上旬,在出访中美洲过境美国时,蔡英文在与美国联邦参议院克鲁兹会晤时表示,在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无法落实的情况下,“台、美之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是台湾新的方向”《美参议员不顾警告见蔡英文 妄称中方无权干涉》,资料来源:http://news.qq.com/a/20170109/022368.htm?t=1483946638543.,向美国靠拢的意图强烈。美国长期在台湾问题上奉行“双轨政策”,历届美国政府均寻求两岸保持和平分离状态,并致力于维持这种“平衡”,在美国看来,两岸关系长期持续稳定发展不符合美国利益。从这一层面上讲,民进党上台也契合美日遏制和围堵中国,迟滞中国崛起进程的战略目标。另外,蔡英文当局采取“柔性台独”策略,具有很大隐蔽性、欺骗性,虽然对中国大陆来讲性质和危害同样很大,但与陈水扁政府采取的“急独”、“明独”措施相比较为柔和,其直接挑起两岸对抗并将美国卷入其中的可能性不高,美国加强与台湾关系的成本较低。2015年4月蔡英文参选前访美,获时任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常务副国务卿布林肯以及参议院军事委员会主席麦凯恩等政要接见,接待层级规格较以往有很大提高,并且在蔡英文上台后,美国自始至终没有对蔡英文当局不正面接受“九二共识”表达不满或施加压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窥见美国对蔡英文施政理念和两岸政策的某种认同。
  (四)美国政局变化为其加强介入台湾问题提供了内部动力
  特朗普作为共和党候选人当选美国总统,其外交政策不可避免地受到所属党派的影响。共和党一直持保守和对华强硬立场,大选期间,共和党在提名大会推出的体现该党主流观点的竞选纲领中,即严厉指责中国的货币政策、知识产权保护和在南海的行为,并对中美关系改善持消极态度《美共和党竞选纲领打下“特朗普印记”对华示强硬》,资料来源:http://inews.ifeng.com/49481895/news.shtml?&back.。关于台湾问题,共和党认为美台关系建立在《与台湾关系法》之上,坚持美国应支持保障台湾安全。在2016年7月全国代表大会上,共和党更是首次将美国对台所谓“六项保证”纳入党纲,并支持对台出售“防御性”武器,包括建造常规柴电潜艇的技术《美共和党首将对台“六项保证”纳入党纲将助台自卫》,资料来源:http://military.china.com/important/11132797/20160719/23094245.html.。鉴于共和党还同时掌握参众两院,因而将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特朗普的对台政策。另一方面,特朗普个人和团队政治理念的影响也不容忽视,其本人对华态度远谈不上友好,多次在汇率问题、关税问题、南海问题上指责中国,宣称“中国对自己的货币贬值,对我们的产品征收重税,或者在南海中部修建大规模军事设施――如果问我们这样到底可不可以?我认为不可以。”《特朗普“炮轰”中国 首就南海问题持强硬台态度》,资料来源:http://m.dyhjw.com/gold/20161205-10556.html.在台湾问题上,特朗普团队部分人员对华也具有明显的敌意,其亚太政策顾问纳瓦罗大选前在《国家利益》杂志上发文,即对中国在亚太日益增长的影响提出警告,认为大陆与台湾军事实力差距悬殊,奥巴马政府涉台政策置台湾安全于不顾,应增加对台军售以平衡两岸军力对比王栋、孙冰岩:《特朗普对华政策前瞻》,载《现代国际关系》,2016年第12期,第20页。。目前,虽然特朗普在“一个中国”政策上态度缓和,但由于其任用的政府高层多为对华强硬派和亲台派,故而在台湾问题上不能对其期望过高。
  三、美国重返亚太背景下加强介入台湾问题的策略及影响
  (一)美国加强介入台湾问题的策略
  美国加强介入台湾问题涉及外交、经济、军事等方方面面,综合分析美国惯用手法和近期动向,下一步可能在三个方面加强与台湾关系。
  1.大力提升实质性外交关系。一方面,加强军事交流层级和力度,推动军事合作关系机制化。在将“美台军事交流”纳入2017财年《国防授权法案》之后,美台军事交流将逐步官方化、公开化,交流合作的广度和深度都将进一步增大;同时,美国还可能加速推进与台湾谈判签订双边自由贸易协定(FTA)和双边投资协定(BIA),加强经济合作关系,并在经贸问题上平衡中国大陆影响。这将给其他大国发展对台关系造成示范效应。在这种大背景下,日本将积极加强与台湾的关系。2016年12月28日,日本宣布在台半官方机构“日本交流协会”从2017年元旦起改为“日本台湾交流协会”,将“台湾”纳入日本对台组织名称《“日台交流协会”举行揭牌仪式 日方代表称日台友好全球少见》,资料来源:http://www.guancha.cn/local/2017_01_04_387585.shtml.,即有台湾岛内媒体认为,这是“在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与台湾‘断交’后,日本与对台湾的‘雪中送炭’之举”《日驻台机构改名:增加“日本台湾”四个字》,资料来源:http://news.163.com/17/0103/08/C9RH4825000181KT.html.。随着美日增进与台湾实质关系,中国大陆压缩台湾当局“外交”空间的实质效果有可能遭到削弱,难以起到迫使其放弃“台独”的作用。从这种意义上讲,在外交上对台施压的实际效果并不宜作过高估计。   2.启动新一轮对?_军售。向台湾出售武器一直是美国提升台湾军力最直接、最有效的手段。在美国看来,提升台湾军事实力不仅符合其重返亚太需要,而且有充足的法律依据,美国国会通过的《与台湾关系法》及其《加强法》明确规定,美国政府必须协助台湾建立足够的军事防卫能力。1979年以来,美国持续对台大规模军售,美式装备构成了台湾军力的基础,台军现役主力战斗机、水面舰艇、防空导弹系统和指挥控制信息系统均购自美国。近几年,为平衡中国大陆快速发展的军事实力,美国对台军售在质量和规模上都有大幅提升。仅2010至2011年,美台就达成了高达122.5美元军售协议,向台湾出售“爱国者-3”反导系统、P-3C反潜机等高新装备,并对145架F-16战斗机进行升级改造,加装有源电子扫描阵列雷达和精确打击武器,极大地提高了台军的攻击和防御能力《2011年美国对台军售清单》,资料来源:http://m.baidu.com/mip/c/www.360doc.cn/mip/265296369.html.。下一步,为加大对中国牵制力度,美国很可能重启新一轮对台军售,向台湾出售新型战机、舰艇及防空、反舰导弹,在较长时期内,出售隐身战斗机的可能也不能排除。同时,美国还可能在常规潜艇、战斗机等进攻性武器研发制造方面为台湾提供技术支持,以增强其武器自我供给能力。
  3.逐步推进美日台军事同盟。结盟是基于共同威胁的存在,结成军事同盟是结盟的最高阶段。美日、美澳军事同盟,被称作美国亚太同盟体系的“北锚”和“南锚”,其针对的主要是日益崛起的中国。在安保机制上,美日同盟的任务已从“保卫日本”向“地区干预”转型。同时,军事同盟又是一个技术性问题,其不仅需要建立相关合作机制,还涉及情报、指挥、协同作战等具体方面问题。从这一角度看,美台军事关系发展水平并不低于美韩、美日军事同盟水平。例如:美国向台湾出售“铺路爪”战略预警雷达和“爱国者-3”反导系统,协助台湾建立反导体系,就有将台湾纳入美国反导网络的考量。未来美国可能根据形势发展,在台湾部署更高级别反导系统,构建北起日、韩,南至台湾的完善反导体系,强化对中国的战略优势。同时,情报合作方面,在美国主导下,美日台将积极完善情报协同机制,并加快推进为主战飞机、舰艇加装美制数据链系统,以保证一旦需要,三方能够实现战术级联合作战。虽然目前美日台军事同盟机制尚未真正建立,还没有形成严格意义上的军事同盟关系,但在美日台加强军事交流、推动新一轮军售的情况下,其同盟化倾向不可小觑。
  (二)美国加强介入台湾问题的影响
  在重返亚太加大对中国遏制力度的大背景下,美国深度介入台湾问题,将对中国周边安全形势和解决台湾问题造成巨大影响。
  1.坚定蔡英文当局推进实质“台独”的决心。“台独”分裂势力推动“台独”活动,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凭恃:一是美日支持,尤其是提供军事支持和安全保证的承诺;二是岛内所谓“民意”支持,即民进党大肆宣扬的“台湾意识”“本土意识”,以及“维持现状”、不愿统一的民意;三是台湾海峡阻隔,认为海峡可以有效隔绝大陆的影响和武力进攻。这其中,美日的支持是“台独”分裂势力的最大依靠,尤其是在两岸实力严重失衡的形势下,美国给予台湾更大支持,将坚定蔡英文当局推动“台独”“以武护独”的决心和信心。在可以预见的时期内,蔡英文当局采取“急独”“明独”等方式推进“法理台独”的可能性不大,但同时也绝不会减慢“去中国化”“文化台独”和强军备战等步伐,更不会完全放弃“台独”主张并停止分裂活动,中国解决台湾问题的难度将不断增加。
  2.大幅增加中国大陆对蔡英文当局施压的成本。蔡英文上台后,接连采取一系列转向和对抗措施,以图改变马英九执政时期确立的两岸和平发展政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基础已经开始动摇。为此,中国大陆在外交、经贸往来等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施压措施,给蔡英文当局造成了一定压力,两岸关系退步一定程度上导致了民意支持度的降低。美国加大对台湾支持力度,制造“支持台湾、保护台湾”的舆论,将有效缓解其内外压力,尤其是在某种程度上降低台湾国际空间压缩对蔡英文当局的不利影响。
  3.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已经形成的中国大陆对台军力优势。经过几十年发展,中国大陆军事实力快速提升,两岸军事平衡已被实质打破。美国进一步对台大规模军售,提升安全合作交流广度、深度,把台湾逐步纳入美日军事同盟,将提升台湾军力和美日台联合作战能力,削弱中国大陆已经形成的对台军力优势。更可能的情况是,在美日台军事联系明里暗里加速推进的情况下,在未来反对“台独”、促进统一过程中,中国很可能将面对美日台军事同盟的直接挑战。
  4.进一步导致台湾问题国际化。台湾问题本质上是中国的内部问题,但由于其重要战略地位,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倾向已经非常明显。美国和日本对台湾问题的介入构成了台湾问题国际化的基础,两国不顾中国反对,不断加强与台湾的政治、经济和军事联系。在寻求防范遏制中国这一目标上,日本与美国具有高度一致性。在日本围绕东海和钓鱼岛问题与中国大陆直接军事对峙的情况下,美国加强对台湾问题的介入,大打“台湾牌”,会反过来促使日本持续加强与台湾的关系,很可能形成美日在台湾问题上协调一致牵制中国大陆的局面,从而增大台湾问题解决难度。
  第五,导致周边安全局势联动反应。短时间内,虽然美国在中国周边其他问题上挑起较大争端的条件已经遭到削弱,但如若中国对美国介入台湾问题处理不当,将面临在朝核、台海、南海等多个方向多面受敌的不利情况,容易造成被动。这反过来又会进一步增大“台独”分裂倾向和推进步伐,不能排除分裂势力采取隐性激进政策,从“缓独”走向“急独”,借机拖美国下水。如果发生这种情况,将极大增大中国应对台海局势恶化的难度。
  四、中国的应对之策
  面对美国加快重返亚太,在台湾问题上加大介入力度,以图遏制中国崛起,中国应该保持高度警惕,综合采取政治、经济、外交、军事等手段加以应对,坚决遏制“台独”分裂活动和外部势力干预,保持战略全局稳定,持续推进国家统一进程。   (一)始终保持战略定力
  虽然美国加快重返亚太步伐已对中国形成了巨大的战略压力,但中国应该看到,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台湾问题作为美国遏制中国和平崛起重要抓手的现实不会发生根本变化,台湾问题的解决最终取决于中国与美国的战略博弈。同时也要看到,随着中国综合国力和国际影响力的增强,台湾问题对中国的影响总体呈减弱趋势,目前已难以达到牵一发而动全身、撼动战略全局的程度。影响台湾问题最终解决的因素有很多,但中国应始终把握住问题的基本面,清楚认识到台湾问题的发展变化和解决,主要还是取决于以下因素:其一,中国大陆占有欧亚大陆主体板块,具备关键地缘政治优势,在国家强大的情况下,能够向周边地区有效辐射影响力。从地理因素看,台湾岛距大陆最近仅有130千米,这使得大陆对台湾具有天然的“吸引力”,使得台湾很难摆脱中国大陆政治、经济、军事的影响,遑论独立。其二,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综合国力不断增强,经济、外交、军事实力持续提升,战略回旋余地增大,参与大国博弈和塑造世界政治经济格局能力显著增强。从中美实力对比看,2016年中国GDP达到74.4万亿人民币《2016年中国GDP超预期:GDP达74.4万亿影响几何?》,资料来源:http://www.zhicheng.com/n/20170120/120066.html.,位居世界第二,中??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已达到33.2%《2016年中国对世界经济增长贡献率达33.2%仍居首位》,资料来源:http://kuaixun.stcn.com/2017/0113/13016683.shtml.,成为世界经济增长的第一引擎。中国主动提出和推进“一带一路”战略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建设,成为推动亚欧大陆国家深化经济合作的主要发起者和参与者。近年来围绕东海、南海问题的斗争也表明,中国已经初步具备了遏制美国地缘政治攻势的能力。海峡两岸综合实力对比消长变化不断加快,已成不可逆转之势,推动台湾问题向有利于我的方向演变,使得“台独”分裂的成本越来越大。其三,人心支持统一。追求国家统一和民族复兴是全体炎黄子孙的共同愿望,“大一统”理念根植人心,在反对“台独”、追求祖国早日统一的问题上,中华民族没有妥协余地。深厚的民意支持有助于国家凝聚共识,并转化成强有力的国家意志,《反分裂国家法》的出台充分说明了这一点。以上三个方面,是决定台湾问题发展走向的根本因素,也是应对美国介入台湾问题的根本依靠。中国应坚定解决台湾问题的主动权在大陆一方的自信,始终保持战略定力,既不对外部势力干预行为和“台独”分裂行径视而不见、被动反应,又要避免因盲目冒进和应对过度导致重大失误,陷入与美、日等国的军备竞赛和局部战争,甚至与美日集团全面对峙,始终把握战略主动权。具体策略上,应按照既定战略部署坚定不移地发展综合国力,灵活利用外交、经济、军事等手段,主动部署、后发制人,以坚决的斗争遏止各种挑衅行为,为推动台湾问题最终解决创造条件。
  (二)坚持对美斗争和合作并重
  邓小平同志指出:“中美关系好也好不到哪去,坏也坏不到哪去。”这是准确认识中美关系的锁钥。中美之间诸多重大利益存在重叠之处,如应对全球气候变化、防止核扩散、打击国际恐怖主义等方面有共同利益;同时也存在很多矛盾和分歧,如朝鲜核问题、台湾问题、人民币汇率问题等。冷战结束后,美国把中国作为战略对手,长期采取接触加遏制战略,从内部、外部制约中国和平崛起,台湾问题是其最大抓手。从这一角度看,台湾问题只有放在中美博弈的大背景下进行考量,才能有更加清晰的认识,并制定有效应对举措。习近平主席在纪念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大会讲话时郑重宣告:“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不惹事也不怕事,任何外国不要指望我们会拿自己的核心利益做交易,不要指望我们会吞下损害我国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苦果。”《习近平:中国人民不信邪也不怕邪 不惹事也不怕事》,资料来源:http://www.81.cn/jwgd/2016-07/14/content_7153997.htm.台湾问题是中国核心利益中的核心利益,说到底是中国内战遗留问题,属于中国内政,中国绝不会无视美国对中国核心利益的损害。总体来说,自1949年以来,台湾问题在中美关系中的地位呈减弱趋势,但美国利用台湾加大对中国战略牵制力度,甚至将台湾纳入亚太战略部署,仍将极大损害中国利益,对中美关系造成严重冲击。因此,在处理与美国关系的具体策略上,应按照有理、有利、有节的原则,在突出与美国在有关领域合作的同时,加大斗争力度,以斗争求合作,重点做好以下几个事项:一是继续发展与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印尼等东盟国家的双边关系,稳定南海局势;同时,加大对韩国政府外交、经济压力,并加强与韩国在野党的接触,团结反“萨德”力量,迫使韩国政府延缓或停止部署“萨德”系统,避免在多个方面遭到美国牵制,同时,遏制日本和台湾允许美国在其领土上部署反导系统的冲动。二是稳固与俄罗斯、印度、澳大利亚、欧盟国家的关系,协调对国际共同关注问题的立场,对美国进行战略牵制,削弱其介入台海问题的决心,防止在其他方向和领域遭到牵制,陷入“两面作战”。三是通过外交、军事途径重申《反分裂国家法》和反对“台独”立场,显示把控台海局势的坚定意志。通过一系列举措,展示捍卫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的决心。同时,加强与美国经贸联系和关键领域的合作,提升共同利益,释解战略互疑,在斗争与合作中塑造中美新型大国关系。
  (三)持续深化两岸经贸和人文交流
  马英九执政时期,两岸关系走向缓和,经贸合作和人文交流不断扩大,台湾对大陆经贸依存度不断增大。据统计,2015年两岸进出口额达到1885.6美元,其中台湾对大陆的贸易顺差达987.5亿美元《大陆仍是台湾最大贸易伙伴和贸易顺差来源地》,资料来源:http://news.ifeng.com/a/20160405/48356963_0.shtml.。两岸经贸交流关乎两岸人民的切身利益,有利于国家和平统一,对“台独”分裂则相当不利,这也是蔡英文当局推动“新南向”政策以图减少对大陆依赖的直接原因。一段时期内,在使用经济手段对蔡英文当局进行适度施压的同时,仍然要坚持和扩大两岸经贸往来,促进两岸经济融合发展,提高台湾经济对大陆经济的依存度,从经济层面强化两岸联系,厚实两岸和平发展的根基,降低蔡英文当局推进“新南向”政策的实际效果,削弱分离倾向。同时,应加大两岸人文交流,增强两岸人民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化的认同,强化同文同种的纽带。习近平主席指出:“两岸交流,归根到底是人与人的交流,最重要的是心灵沟通,两岸同胞要以心相交、尊重差异、增进理解,不断增强民族认同、文化认同、国家认同” 《习近平:两岸同胞要以心相交、尊重差异、增进理解》,资料来源:http://focus.scol.com.cn/gcdt/201505/10148638.html.,这一论述为加强两岸人文交流指明了方向。在美台进一步靠近、两岸分离趋势愈加明显的情况下,应该大力宣导“两岸一家亲”的理念,利用各层次渠道加强与台湾各界的沟通交流。可扩大有关人士到大陆参观访问的规模,通过各种形式交流活动,增进对大陆政治制度、社会发展及解决台湾问题政策的理解认识,消解认知偏见。简化相关手续,为台湾同胞前往大陆旅游、探亲、参观提供便利。同时,针对岛内青年人分离倾向严重的实际,考虑调整优化现有政策,拓宽台湾青年发展的平台和出路,为台湾青年人来大陆学习就业创造良好的条件,提升大陆对台湾人才吸引力。   (四)加快推进国防建设
  强大的军事实力是美国奉行干涉主义、维持全球霸权的支柱,在美国重返亚太过程中,军事力量调整部署是重中之重。同样的道理,强大的军事实力也是打破美国围堵、遏制“台独”分裂势力的根本保证。70余年的斗争历史证明,国内外分裂势力之所以始终无法将台湾分裂出去,最主要的原因就是慑于中国不断增强的军事实力,以及始终“不承诺放弃使用武力解决台湾问题”。在美国利用台湾问题加大遏制力度的情况下,中国应该坚持底线思维,做最坏的打算、最好的准备,加紧提升军事实力,反击外部势力支持“台独”分裂活动,为和平统一进程深入推进提供有力保障。从短期看,应根据形势发展变化和美国实施军事围堵的方式、强度,灵活利用军事力量塑造有利战略态势,通过曝光和试射新型战略武器、组织大型军事演习、加军事活动频度强度等手段,给予美国和台湾一定的军事压力,配合政治外交斗争,形成有效威慑。在此方面,中国在钓鱼岛和南海争端中军事力量的运用提供了很好的经验。从长远看,应加快国防建设步伐,在持续加强战略核威慑能力的前提下,重点建设形成三种能力:一是对台独分裂势力实施震慑性、瘫痪性打击能力,能够在短时间内破坏台军军事防御体系,剥夺其抵抗和反击的能力,始终在“台独”分裂势力头上悬着一把剑,对其形成强大心理威慑。其二,第一岛链至第二岛链战略阻遏能力,一旦迫不得已对“台独”势力采取军事行动,有能力在中远距离上对外部干预势力实施有效威慑和攻击,大幅提高其武力介入成本,将介入力量阻隔在战区之外。三是海上交通战略防卫能力,在外部势力深度介入台海战事、战争规模扩大的情况下,有能力防卫主要海上交通线,确保能维持持续作战的能力。只有建设强有力的军事力量,才能有效威慑内外分裂势力,真正实现国家和平统一。
  五、结论
  从美国近来的言论和行动中不难看出美国加大对台湾问题介入力度的意图。美国加大对台湾问题介入力度是多种因素综合作用的结果:一是中国有效应对了钓鱼岛、南海等问题,既获得了海上领土争端的主动权,又避免了与相关国家的直接军事对抗,美国利用领土问题牵制中国难度增大,使得台湾问题在美国政策选项中的地位明显提高;二是民进党上台执政,国民党式微,难以对民进党形成有效制约,岛内政局发生颠覆性变化;三是蔡英文当局拒绝承认“九二共识”,两岸和平发展的基础发生动摇,中国大陆开始调整两岸政策,对蔡英文当局施加压力;四是美国新总统特朗普对中国持较为强硬立场,采取更大措施遏制中国的可能性加大。这一政策的付诸实施,将直接鼓舞“台独”分裂势力,其推动“柔性台独”步伐将更加坚定,两岸关系也因此将更加紧张,中国和平解决台湾问题的难度进一步提高。同时,由于台湾问题是中国最大的核心利益,这一做法也将提高中美战略博弈激烈程度,对中美关系的稳定发展构成挑战。
  应该看到的是,美国历来利用台湾问题牵制中国,同时在台湾问题上采取“平衡”政策两面获利,迟滞中国的发展进程,在台湾问题真正解决前,美国的这一策略还会继续实施下去。美国的台湾政策,服从和服务于其全球战略和亚太战略,围绕台湾问题的斗争,也受制于中美之间的战略博弈。台湾问题的最终解决,将是中国综合国力持续增强并最终获得中美博弈胜利的结果。同时,由于台湾的特殊地位和重要战略价值,围绕台湾问题斗争的成败,又将不可避免地牵动中美博弈全局,并深刻影响亚太格局。因此,在处理台湾问题上,应该站在中美战略博弈的全局角度,清晰认识台湾在美国全球战略中的地位,在对美斗争中推动台湾问题解决进程。在具体应对策略上,应综合使用经济、外交、军事力量,坚决对美台斗争,对其危害中国主权安全的行为能够有力反制,迫使其停止进一步挑衅行动;同时,应视美台挑衅的性质和危害程度,逐步升级应对措施,同时注意把控力度和限度,维护战略全局稳定,加快发展综合国力,为最终解决台湾问题创造条件。

相关论文

台湾问题台湾美国亚太背景
国际化背景下的大学英语教学模式探索
4G背景下通信工程服务商的发展策略研
对新课程背景下小学数学有效教学的优
微博背景下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的挑战
对应用型人才培养背景下的教学改革的
关于信息化背景下中等职业教育发展初
探讨台湾地方文化展馆的评价研究
浅析后现代心理学背景下的日志疗法
新课程背景下小学语文高效课堂教学模
大数据时代背景下的企业管理模式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