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管理学论文 > 旅游管理论文

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测度与评价

  自 20 世纪 60 年代以来,旅游与生态环境协调发展问题已成为各界讨论和研究的热点之一。 研究内容主要涉及旅游与环境的协调关系、旅游与环境的相互影响、旅游与环境协调发展定性及定量研究等方面,旅游经济与生态环境耦合协调发展的实证研究也较多,但鲜有对北京的实证研究。 因此,本文以我国重要的旅游城市———北京市为研究区域,运用耦合协调理论及方法,对其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进行测度与评价的实证研究,以期为北京及其他城市的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实现全面协调发展提供决策依据。
  一、城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评价模型。
  利用协调发展度模型[2 - 5] 进行计算,具体分为三步:第一步,评价指标的标准化处理;第二步,确定指标的权重;第三步,利用模型和 SPSS 软件进行具体的计算,计算综合效益函数、协调度、综合发展指数和协调发展度。 最后,结合计算的结果对协调发展状况进行判定与分析。
  (一)协调发展的综合效益评价模型。
  这一模型是对城市旅游经济系统和城市环境系统分别进行评价,通过对两个子系统各自发展情况的判定与分析,我们能够更清楚地评价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复合系统的耦合过程及在耦合协调中各自所起的作用。
  城市旅游经济综合效益函数 f(x) 与城市环境综合效益函数 g(y)的具体计算公式为:f(x) = mi = 1aix i g(x) = nj = 1bjx j式(1)在式(1) 中,x1,x2,…,xi,…,xm 为城市旅游经济系统指标,y1,y2,…,yj,…,yn 为城市环境系统指标(m、n 为自然数),x i、y j 为各指标的标准值,ai、bj 为权重系数。
  (二)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度模型。
  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度(C)的计算公式为:Cf(x)g(y)f(x) + g(y)2[]2{}k式(2)在式(2)中,f(x) 与 g(y) 为根据式(1) 计算出2022 年 10 月第 38 卷 第 4 期 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学报21 的综合效益函数,k(k 2,这里取 k = 2)是反映f(x)与 g ( y) 的 组 合 协 调 程 度 的 调 节 系 数, 协 调 度C(0 C 1)的数值大小可以正向表明协调程度,即值越大,协调程度越好,反之,协调程度越差。
  (三)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度。
  模型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度模型是在协调度模型基础上演化而来的,模型的名称上多了“发展”二字,很好地诠释了两个模型的联系与区别。 协调度模型能很好地反映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发展的程度,但很难反映二者的动态耦合发展过程和具体演化状态。 为了更全面真实地反映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系统的耦合协调发展过程,以及更好地评判系统中两个子系统的耦合协调水平与协调关系,有必要引入协调发展度模型。
  根据协调发展度模型,并借助前期研究得出的耦合协调发展过程和机理(图 1),能够从整体视角解释两个子系统交互耦合的复合系统的耦合协调演化水平、演化关系与演化过程。
  图 1 城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过程运用协调发展度模型,能够更加科学地测度北京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两大系统间的发展阶段和协调关系,城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度(或协调发展系数)D 的计算模型为:D =C × T,T = f(x) + g(y)式(3)式(3)中,C 为式(2) 中计算得出的协调度;T为根据综合效益函数 f(x)、g(y)计算出的综合发展评价指数,用于测量系统整体效益和发展水平,其中 、 为两个子系统在总系统中的权重系数,一般认为它们在总系统中所占的地位同等重要,所以本文取 = 0. 5、 = 0. 5。
  根据计算出的协调发展度 D、f(x)与 g(y)的关系,借鉴国内外常见的评判标准,可以划分为 5 个大的类型和 15 个基本型(图 2),用于判定城市旅游经济 - 城市环境协调发展的类型。
  图 2 城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类型
  二、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测度。
  (一)指标选取与数据来源
  由于遭受 2003 年非典疫情和 2020 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北京旅游经济出现了近 30 年来的两次负增长,为避免旅游经济系统指标的单方面大幅度变化对于复合系统耦合协调度的测评结果的干扰,加之考虑数据的可获得性和研究时序的实际需要,将研究时序选择在 2004 ~ 2019 年,研究指标确定为能全面客观地反映两系统协调发展的 18 个指标。
  旅游经济子系统主要选择能表征旅游产业层面发展的 9 个指标:入境旅游人数、国内旅游人数、旅游外汇收入、国内旅游收入、旅游收入占 GDP 的比重、旅游企业(饭店、旅行社、A 级及以上景区)数量、旅游饭店营业收入、旅行社营业收入、A 级及以上景区营业收入。
  本研究的城市环境仅指城市生态环境,因此城市环境子系统主要选择城市生态环境方面的 9 个指标:污水处理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可吸入颗粒物年日均值、二氧化硫(SO2)排放量、区域环境噪声平均值、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城市绿化覆盖率、废水排放总量、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
  上述指标数据主要来源于《北京统计年鉴》《北京旅游统计便览》 《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北京市环境状况公报》 《北京市旅游统计公报》等区域统计年鉴、统计公报以及北京市环保局、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等相关部门,少部分来源于《中国旅游统计年鉴》《中国环境统计年鉴》《中国城市统计年鉴》,因此,数据来源具有权威性和可靠性。
  (二)评价指标的标准化处理及权重计算。
  1. 评价指标标准化处理利用模型计算的第一步是对评价指标的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经过标准化处理后的数据具有无量纲性和可比性,是保证后面能否准确计算的基础,后续的所有计算使用的均是标准化后的数据。
  (1)确定标准化的评价标准评价标准是进行评价指标标准化处理的相对尺度,本文选取研究期内北京市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发展的最优值作为评价标准,评价标准值如表 1所示。
  (2)指标的标准化指标越大( 小) 对系统发展越有益时,采用正(负)向指标计算方法,即x i = xi max x i = minxi式(4)xi为相应指标的原始样本值; max、 min为相应指标 xi的理想值,即评价标准值;x i为相应指标标准化处理后的标准值。 y j的计算方法同 x i。
  2. 确定指标的权重选用客观赋权法中的熵值法来确定各指标的权重。
  (1)对指标做比重变换设 x ij表示第 j 项指标下的第 i 个样本的标准化数值,i = 1,2,3…,n,j = 1,2,3…,m,其中 n 和 m 分别为样本个数(一般为年份) 与指标个数。 用 zij 表示标准化后的指标数值经比重变换后的数值,则 zij的计算公式为:zij = x ij ni = 1x ij(0 zij 1)式(5)(2)计算信息熵值计算第 j 项指标的信息熵值的公式为:ej = - K ni = 1zijlnzij,K = 1lnn式(6)(3)计算信息效用值信息效用值决定着权重的大小,它的值越大,权重也越大,计算公式为:dj = 1 - ej式(7)(4)计算权重第 j 项指标的权重为:wj = dj mj = 1dj式(8)根据式(4) ~ 式(8) 对指标的原始数据进行标准化处理和权重计算,得出的熵值权重如表 1 所示。
  表 1 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指标评价标准及权重旅游经济评价指标 xi标准值权重城市环境评价指标 yi标准值权重入境旅游人数国内旅游人数旅游外汇收入国内旅游收入旅游收入占GDP 的比重旅游企业数量旅游饭店营业收入旅行社营业收入A 级及以上景区营业收入520. 43183355. 25866. 222. 5720793031115. 810394925. 98825110. 015790. 108970. 019650. 238780. 005790. 013540. 022780. 422710. 15200污水处理率生活垃圾无害化处理率可吸入颗粒物年日均值二氧化硫(SO2)排放量区域环境噪声平均值人均公园绿地面积城市绿化覆盖率废水排放总量工业固体废物产生量94. 599. 98680. 653. 216. 448. 59. 8598. 360. 010850. 000360. 035060. 869540. 000020. 008280. 001700. 015240. 05895
  (三)协调发展性测度。
  按照式(1) 计算北京市综合效益函数 f( x) 和g(y),再根据式(2) 和式(3) 计算出北京市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的综合发展指数 T 和协调发展度 D(结果如表 2、图 3、图 4 所示)。
  表 2 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性测度与判断 指标年份旅游经济综合效益函数 f(x)城市环境综合效益函数 g(y)综合发展指数T协调发展度Df(x)与 g(y)的对比关系协调发展类型20040. 2208660. 0994280. 1601470. 342656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050. 2499140. 1026580. 1762860. 346623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060. 2825720. 1010040. 1917880. 339810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070. 3335460. 1089440. 2212450. 349179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080. 3385690. 1234670. 2310180. 376470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090. 3615930. 1210170. 2413050. 369162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00. 4539750. 1226420. 2883080. 359654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10. 5362020. 1349350. 3355690. 372205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20. 6062330. 1394170. 3728250. 371277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30. 6580430. 1457900. 4019170. 376512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40. 7148820. 1510960. 4329890. 379116f(x) > g(y)中度失调衰退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50. 7994520. 1766420. 4880470. 414185f(x) > g(y)勉强协调发展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60. 8447810. 2695980. 5571900. 547592f(x) > g(y)勉强协调发展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70. 8767390. 3772820. 6270110. 666230f(x) > g(y)中度协调发展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80. 9337720. 5938540. 7638130. 830692f(x) > g(y)良好协调发展类城市环境滞后型20190. 9911480. 9976020. 9943750. 997173f(x) < g(y)良好协调发展类旅游经济滞后型
  三、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分析与评价。
  (一)北京市旅游经济综合效益与城市环境综合效益分析
  1. 北京市旅游经济综合效益分析通过对表 2 和图 3 的分析发现, f(x) 由 20042022 年 10 月第 38 卷 第 4 期 北京财贸职业学院学报23 图 3 2004 ~ 2019 年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效益函数变化趋势图 4 2004 ~ 2019 年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变化趋势年的 0. 22 上升到 2019 年的 0. 99,除了受 2008 年“北京奥运会”的影响增长缓慢外,其他年份 f(x)增速均很快,f(x) 一直超过 g(y) 快速上升,表明北京市旅游经济发展水平近 16 年来呈现逐年快速上升的良好趋势。
  2. 北京市城市环境综合效益分析在城市环境方面,北京市城市环境综合效益函数 g ( y) 由 2004 年 的 0. 099 上 升 到 2019 年 的0. 998,呈现出整体上升的过程,只是个别年份出现了略微的下降,如 2009 年。 2009 年下降的原因主要是北京奥运期间采取的一些短期措施在奥运会后不再生效,城市环境问题出现了一定的下滑,说明城市环境质量持续改善的基础尚不稳固,还需要继续提高城市环境的关注度,持续改善北京环境质量。 “十三五” 时期,北京环境质量快速上升,主要原因是新版北京城市总体规划的实施,加强了城市环境污染防治和环境增容建设的双管齐下,大力推进城市环境建设,带来了城市环境状况的稳步向好。
  (二)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综合发展及。
  协调发展分析从表 2、图 4 可以看出,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的综合发展指数(T)和协调发展度(D)整体都呈上升趋势,尤其“十三五”期间,上升趋势明显。
  1. 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的综合发展分析在城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的综合发展指数(T)方面,尽管 2009 年北京市城市环境综合效益g(y)出现了一定的下滑,使得综合发展指数 T 值的增速放缓,但 T 值仍然持续上升,主要是由于该年北京市 f(x)值比较高。 原因是北京的后奥运旅游效应明显,促进其旅游经济的快速发展,从而提高了二者协调发展的整体水平。 其他年间,北京市的 T 值呈现快速且稳定的上升趋势,说明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的综合发展水平保持稳步快速地提升。
  2. 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度分析在协调发展度(D) 方面,北京市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度(D) 总体呈上升趋势(见表 3),协调发展等级从中度失调(2004 ~ 2014 年)、勉强协调(2015 ~ 2016 年)、到中度协调(2017 年)、再到良好协调(2018 ~ 2019 年),二者之间的关系日益协调和完善,整体已达到协调共生的良好状态。
  由图 2 和表 2 可以看出,北京市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大体经历了两个大的阶段:第一个阶段是 2004 年到 2018 年,为城市环境滞后时期,其中,2004 ~ 2015 年的 12 年间,北京市的旅游经济效益比城市环境效益增长快,旅游经济获得迅猛发展,城市环境明显滞后,2016 年开始,北京市城市环境效益快速增长,为旅游经济发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极大地推动了旅游经济的更加快速发展;第二个阶段是 2019 年开始,f (x ) g (y ),为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发展同步型,已基本实现良好协调发展类的同步协调发展。
  四、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建议。
  由前述分析可知,北京市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已达到基本同步的良好协调状态,今后北京市旅游经济将持续快速发展,城市环境建设也将稳步推进,二者亦要实现更高层级的协调发展,实现交互促进和耦合共生,为促进北京市高质量发展做出更大的贡献。 因此,保持并提升协调发展的新高度是目前总的发展思路,具体来说,包括以下三个方面。
  (一)明确发展方向,促进协调发展。
  鉴于北京市目前的发展状况,旅游经济要由总量规模扩张向质量效益提升转变,城市环境仍需加Journal of BeijingCollege of Finance and CommerceOctober,2022Vol. 38 NO. 424 强保护和治理,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协调发展的方向为:在大力发展旅游经济的同时,继续加强环境保护,将二者的差距维持在可控范围内,稳定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的耦合协调发展,推动北京市旅游经济系统和城市环境系统的良性循环。 尤其在近两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下,二者的协调发展暂时被打破,需要及时调整发展方向,着力推动旅游经济的复苏,保持和促进协调发展。
  (二)完善发展机制,优化政策环境。
  良好的政策环境是实现耦合协调发展的重要前提,相关政府部门要联合出台城市旅游发展和环境建设的相应法律法规,共同建立协调发展的制度体系,为协调发展提供政策倾斜和积极引导,制定协调发展的有效办法[6],为北京旅游经济与城市环境的协调发展提供坚实的政策法规保障。 尤其亟需建立旅游业发展与城市环境保护促进机制,严格执行旅游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制度,严格规划建设、环境容量、旅游安全管控。 2020 年初开始,新冠肺炎疫情对北京旅游经济造成了巨大冲击和影响,两年多来旅游经济虽已在逐步回暖,但相关部门要从这次危机中总结经验教训,建立完善协调发展的预警机制、危机应对机制和灾备减损机制。
  (三)提升发展质量,推动创新发展。
  以首都高质量发展为契机,未来北京要提升旅游产业和城市环境的高质量和高效益发展,注重发展方式的转变和升级,找准提升发展质量的行动资源、保障机制与逻辑框架,实现旅游经济发展高质量、城市环境治理高标准、耦合协调发展高水平。
  同时,要充分把握创新理念,实施创新发展战略,坚持因地制宜和从实际出发,推动产品创新、技术创新、服务创新、政策创新等创新实践探索,保持旅游经济和城市环境的深度耦合协调发展,实现旅游产业和城市环境的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的健康发展。

相关论文

旅游经济北京旅游经济城市环境城市环境协调发展
浅谈文旅融合背景下高职旅游管理专业
浅谈新文科背景下旅游管理类专业创新
高级经济师人力资源管理发展现状研讨
会计环境变革下财务会计理论创新路径
宏观经济学对市场经济的影响研究
浅谈互联网环境下会计电算化发展现状
新农村建设中强化农村经济经营管理的
浅谈茶文化的旅游管理教学改革模式
浅析恢复性司法理念在我国环境犯罪中
浅析“四色文化”背景下江西省旅游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