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哲学其它论文

《诗经·蒹葭》的人生哲学意蕴

  中图分类号:I222.2 文献标识码:A
  《诗经?蒹葭》两千多年来一直被人们吟唱着,正是《蒹葭》的独特性使千年之后的人也产生了强烈的共鸣,其中蕴含着人生永恒的难题:理想的美妙与现实的残酷,人生重在过程而非结果,人生的幸福有赖于对现实痛苦的超越,知其不可而为之的执着精神,现实的执着与对痛苦的超越。以下从理想与现实、过程与结果、执着与超越三个方面探讨《诗经?蒹葭》所蕴含的人生的哲学意蕴。关于《诗经?蒹葭》的主旨一直众说纷纭,历史上有美刺说、求贤说、爱情说等。《毛诗序》中说:“《蒹葭》,刺襄公也”劝其遵循周礼。“在水一方”的“所谓伊人”隐喻周王礼制,如果逆周礼而治国,那就“道阻且长”;如果顺从周礼,就“宛在水中央”。招贤说:“贤者隐居水滨,人慕而思见之。”爱情说则认为伊人是诗人的心上人,可望而不可即。宋代朱熹《诗集传》中说:“言秋水方盛之时,所谓彼人者,乃在水之一方,上下求之而皆不得。然不知其何所指也。”傅斯年《诗经讲义稿》称:“此亦相爱者之词。辛稼轩《元夕词》云: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与此诗情景同。”《蒹葭》一诗主题的多义性恰恰说明这首诗主题的复杂性,正好显示这首诗的多重象征意蕴。追寻“伊人”已经超越了单一的指称,成为人们心中理想的真、善、美的化身,具有超越时空的永恒的象征性。
  1理想的美妙与现实的残酷
  “伊人”在整首诗中是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美妙存在。伊人的最大特性是不确定性,她若隐若现,飘忽不定,使诗人“溯洄从之”,“溯游从之”,上下求索,终不可得,因此诗人陷入难以割舍又追寻不到的痛苦中,难以自拔。“伊人”是诗人朝思暮想的理想境界,但“伊人”却居处不定,时而在“水一方”,时而在“水之湄”,时而在“水之?濉保?但无论在哪里,“伊人”都与主人公之间有着一段不可逾越的距离,她始终处在彼岸,难以企及。这正如同理想永远在现实的彼岸。它是那样唯美、缥缈,“伊人”在诗人心中是完美的,但这种美究竟是怎样一种美,诗中却并未言明,这种模糊的影像,且来去不定,飘忽难测,让人怀疑她是否真实存在,然而有一点我们是可以确定的,她是诗人心中至善至美的、可望而不可即的追求目标和人生境界。 “伊人”永远存在于河水的彼岸,距离恰恰是伊人给人无限魅力、爱慕与向往的动力。如若理想的人生境界与现实生活融合为一体,道路的漫长与艰辛,我们从追寻时间的不断推移、地点的不断转换就可知追寻道路的漫长与艰辛。 “伊人”的不确定形成了追寻的精神困境。“伊人”是整首诗最为灵动的形象,“伊人”的唯美源于不确定,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方位的不确定与形象的不具体。时而“在水一方”,时而“在水之湄”,时而“在水之?濉保?忽而“宛在水中央”,忽而“宛在水中坻”、“宛在水中”,这种方位上的不确定使得追寻者无从确定伊人的态度,不免产生失落与惆怅,这之中有迟疑,有隐忧,追寻的结果有无可能得以实现,这是追寻伊人带来的精神上的困境,对追寻结果的怀疑进而怀疑追寻过程的意义与价值,内心的迷茫不言而喻。其次伊人形象的不具体,伊人在整首诗中是一个美好的象征,但对其描述唯有“在水一方”。她具体的相貌、身份,我们都不得而知,然而有一点可以确定的是她是至善至美、可望不可即的追寻对象。再加之她飘忽不定,来去无踪影,让人怀疑她是否真实存在。
  2目标与过程、执着与超越
  “伊人”尽管飘忽难测、可望而不可求,让追寻者陷入到难以割舍又追求不到的痛苦境地,但她依然时时“宛在”眼前,给人无限遐想,如同黑夜中的一盏灯,给人光明与希望。人生的目标若灯塔,没有人能置人生追求的结果于不顾,倘若真能不在意追寻的结果,那么追寻的过程本身也就不会陷入挣扎与痛苦中。 “伊人”便是人生中的目标,无论其真实存在与否,它的存在对追寻过程本身的引领非常重要。它的两大特点:可望,不可及。可望给人希望,给人勇气;不可及即理想与现实之间永远隔河相望,永远存在着一定的距离。追寻伊人过程的艰辛体现于两个方面:其一是追寻时间的漫长。从“白露为霜”到“白露未”再到“白露未已”,时间上有一个不断推移的过程,证明追寻过程的不断拉长。对追寻者本身而言也是心志的考验。其二,伊人地点的不断转移,由“在水一方”“在水之湄”再到“在水之?濉保?由“水中央”到“水中坻”再到“水中”,这种地点的频繁转换带来更大的追寻困难。其三是对追寻过程艰难的直接描述:“道阻且长”、“道阻且跻”到“道阻且右”,这追寻过程不仅仅漫长,而且难度不断加大。在追寻痛苦中透露出追寻过程的漫长而艰辛,但反面却正透露出追寻者的执着与真诚。对于追寻目标的执着与坚韧的精神恰恰体现于追寻过程本身。上下求索却终不可得,近在咫尺却如远在天边。在这追寻的心态中流露出的是执着与积极向上的昂扬的精神。
  在精神世界对生命有一定的洞悉,却依然能满怀热情,本身蕴含着深刻的人生哲理。是人生中被动的一面,是被现实世界支配的一面。而超越不是我们从根本上摆脱现实的负累与痛苦,而是我们以一种超越现实的心态看待自己所面对的现实困境。人作为主体,有主观能动性,能够改造世界,追求自由与美好,然而当追寻经历痛苦与失望的折磨的时候,如何看待就成为能否超越于现实之上的人生境界分界线,超越之人绝不是离开红尘世俗,遁入虚无世界,而是知其难于上青天却毅然决然地不断追求,精神上坚韧不拔,行动上努力不懈,这才是更高一层的人生至境。

相关论文

意蕴人生哲学诗经哲学人生
农村丧偶老人生活问题研究综述
高等教育学与哲学的“对话”
现代“功利”思想的哲学反思*
哲学视域下的模糊语言研究
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
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基本推进路径
“五大发展”理念的哲学阐释
科技哲学视角下的P2P观察思考与展望
盲人摸象的管理哲学启示
从哲学角度谈经济学的理论创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