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
搜索导航
论文网 > 艺术论文 > 艺术理论论文

对电视剧《血色浪漫》人物形象的艺术分析

  电视剧离不开剧本创作,所以它与文学是相通的,但是电视剧作为一种独立的形态而存在,有其自身的特点和价值。电视剧艺术是以逼真的声音、画面震撼观众,通过影像空间的展开完成意义的表达,诉诸观众试听感官,让观众从震撼的感动中接受文本的意义传达。影像极易使观众进入一种感同身受的无间离接受状态,从而最大限度地吸收创作主体借文本发送的情感信息和审美意义。电视剧艺术不同于其他艺术的本质特征,就在于它是以影像传达创作者对世界的审美感知和审美意义。[1]所以,改编自都梁同名小说的电视剧《血色浪漫》所带给我们的审美享受比起小说有其独特性所在。
  就电视剧《血色浪漫》而言,它最大的艺术特色就在于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游戏人生的主人公钟跃民,这是立体的、多侧面性格的人物形象。钟跃民身上散发着复杂与迷人的气质,吸引着观众逐渐接近他、了解他并且欣赏他。值得一提的是,钟跃民这一角色是由著名影星刘烨饰演,刘烨在剧中对这一角色做出了近乎完美的演绎与阐释,符合大多数观众的审美理想。下面将从电视剧人物语言、动作、叙事策略这几个方面来进行人物形象的艺术分析,探讨人物背后深层的思想意义和文化价值。
  一、对白
  由于电视剧艺术主要借助于声音和画面来实现,所以人物对白就显得非常重要。对白,也称对话,指剧中两个或者两个以上的角色用于交流的话语,它是人物语言的主体。影视剧中,对白是对口语的提纯,它不是机械地一问一答,而是能动的连锁反应,是说话者情感的碰撞和思想的交锋。创作实践表明,能否为每一个人物找到最能显示其性格,并且符合特定戏剧情景的语言及其表达方式,已经成为一部电视剧是否能够成功的最重要的元素之一。[2]
  在电视剧《血色浪漫》中,有风格各异的对白,或者轻松幽默或者严肃深沉。通过这些对白,钟跃民的性格渐渐被揭示出来。第十五集中,当周晓白问起当年钟跃民跟她分手的原因时,有如下对话,钟跃民:“晓白,你是一个对感情太执着的人了。当然了,这种执着呢,对很多男人来说是天大的好事,但是对我来说,这并不适合。我不是一个守着老婆孩子过小日子就心满意足的人,我不是一个安分守己的人,我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周晓白:“那你究竟喜欢什么样的生活?”钟跃民说到:“一种生活方式活腻了,我马上换另外一种生活方式,对我来说,去陕北插队要饭和现在当兵,都只不过是两种生活方式而已,无所谓哪个好哪个不好,这两种生活方式我都高高兴兴地投入进去,我把它们看作游戏,两种游戏都玩烦了,我马上再换一种游戏,总之就是为了高兴,你要是跟我生活在一块,你能理解这种玩法吗?你能跟我一块玩吗?”周晓白:“我不行,虽然我很爱你,但我只想过一个正常人的生活。”在剧中,钟跃民用他这样特有的话语方式来进行自我表达,并且得到了周晓白和观众的理解。
  另外,第十九集,钟跃民的好友郑桐与妻子蒋碧云谈起钟跃民时,有这样的对话,郑桐:“在陕北的时候,我跟钟跃民聊过一次,他说他不知道他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可是他清楚自己不喜欢过什么样的生活,那就是柴米油盐老婆孩子热炕头的日子。”蒋碧云:“这倒符合他的性格,钟跃民是在路上的人,至少他是精神上的漂泊者,可你呢,你郑桐,你也是这样的人吗?”郑桐:“我想过呀,很遗憾,我不是,我还是喜欢过安稳的日子。跟袁军、周晓白他们一样,属于极普通的这类人。我们羡慕钟跃民,欣赏钟跃民,但是我们成不了钟跃民,我们天生就不是这块材料。”在这里,他们的对话是对钟跃民性格的进一步解释说明。
  电视剧《血色浪漫》中诸如此类的对白还有很多。从创作实践中我们可以看到,一部电视剧剧本的三分之二以上都是对白,对白有一大功能就是塑造人物性格,我们甚至可以说,对白是塑造人物性格的基本手段。[3]在剧中,钟跃民会用调侃的语气把自己对待生活和感情的态度生动浅显地表达出来,他的好友也会时不时地谈论起他。尽管上面所引用的只是剧情对白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从所引的对白中我们依然能够直接和间接地看到钟跃民这个人物的性格特点。他的性格是复杂多面的,他可以很幽默的调侃人生,看电视剧时,我们随时都有可能因他的妙语连珠而会心一笑,但是他也可以很认真很严肃地投入到自己所选择的生活方式中去,第十八集的战前动员就是一个很好的证明。所以严格地来说,钟跃民并不是一个游戏人生的人,他对人生的体会要比普通人更为深刻。
  二、动作
  我们认识钟跃民的方式不仅仅是人物对白。电视剧表演手段主要靠语言和动作。动作是否精彩,具有能否赢得观众的十分重要的地位。[4]比起语言来说,行动往往更具有说服力。观众直接观看并理解剧中人物的行为和动作,比起作者或者评论家说上一段富含情感和形容词的长篇大论要明白得多、也全面得多,但前提正在于作者必须将人物设置在行动之中,将性格设定在人们所共识的、认可的事件当中。事实上,塑造人物形象的时候,再贴切的词汇和再强烈的情感也抵不上人物的一颦一笑、举手投足间的深意。[5]
  钟跃民是一个富有浪漫气息的人,第十集里,他和郑桐在陕北插队的窑洞里听秦岭唱陕北民歌,他完全沉醉于秦岭的歌声里,神情专注情动于中以至于泪流满面。他因歌声而流泪的动作道出了他性格中浪漫的那一部分,这也正呼应着电视剧的主题。另外,在第十二集中,部队的郝营长和钟跃民比试拳脚功夫,钟跃民笑着对郝营长说您千万得手下留情啊,他话还没说完,没等郝营长反应过来,就出了两下重拳打向郝营长。比武到此结束,郝营长认输,并且点评了钟跃民所运用的心理战术。正是他出其不意的这个动作反应了他的性格,那就是他时常会僭越常规,他不会屈服于权威和既定准则,同时也反应出了他果断和敢做敢为的一面。也正是这个动作为他以后在部队中立功以及退伍离开部队埋下了伏笔,因为钟跃民一方面会全心投入自己的军人生活,另一方面他又不是一个可以一辈子心甘情愿留在部队的人,他需要自由、需要按照自己的想法去生活。   我们再来看《血色浪漫》中另外的一系列动作,第三十二集,当钟跃民的父亲逼他和高?结婚而他不愿意时,他父亲抬起手来准备打他,他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然后冲出门外,表情凝重。紧接着他去找自己的好友李奎元,得知朋友病逝后他跑到医院朋友住过的病房,回想起李奎元生前的一幕幕,他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低着头紧缩着肩膀,似乎就要哭出来了。这时高?来到了房间,揽着钟跃民的肩膀,钟跃民握着她的手靠着她的胳臂。这一系列动作将钟跃民的心态充分而真实地表达出来。他显示出钟跃民内心深处的孤独和无助,他也有脆弱的时候,也需要心灵的抚慰,他的放荡不羁以及对于自由的渴望与这些不无关系。也许正如之前他在剧中跟李奎元所说的,正是因为他比谁都脆弱,所以他要比谁都强大。
  三、叙事策略
  电视剧《血色浪漫》成功地塑造了钟跃民这一人物形象,还在于它精心营造了恰当的叙事策略。观众对电视剧叙事所持有的兴趣大都是因为长时间地与故事人物接触而自然产生的对人物命运的关心。[6]电视剧《血色浪漫》始终把钟跃民放在戏剧冲突中去表现和发展,引起了观众的兴趣。
  剧情从一九六八年起,一直延续到九十年代,这期间钟跃民经历了文化大革命的动乱年代以及改革开放的社会转型期。他在陕北当过知青、在部队当过兵、复员后卖过煎饼、在外贸公司做过经理、蹲过监狱、开过饭店、在可可西里打过偷猎分子,剧情终结于他去青海的可可西里反偷猎。但是我们知道钟跃民的生活远没有到此为止,因为他的命运是经历更加丰富多彩的人生百态。剧情的另一条主线就是他与周晓白、秦岭和高?三个女子的感情纠葛,他对待爱情的态度和他的生活方式相一致,不同的是他在爱情上并不全是坚硬的理性,他也有自己感性和脆弱的时候,有自己的痛苦和矛盾。这样就给我们呈现出了一个有血有肉的钟跃民,我们可以更加全面的认识他理解他甚至与他同悲同喜。
  三十二集的电视剧在剧情的发展上一气呵成,叙事有张有弛。我们经常会看到这样不断切换的画面,例如钟跃民与战友在前线执行特殊任务的紧张画面和郑桐与妻子在家聊天的画面来回切换,这就犹如电影中使用的蒙太奇手法。在电影中,蒙太奇是电影发现并加以发展的一种方法,它能揭示生活中存在的联系,从表面的联系直到最深刻的联系。在电视剧中,蒙太奇不仅是电视剧影像叙事的基础,更是电视剧艺术魅力和感染力的成就手段,它不仅可以赋予影像叙事以外在的节奏和张力,同样可以使影像叙事并置出理性的神韵,迸发出思想的火花。[7]
  电视剧《血色浪漫》在叙事策略上每一集都有看点,观众往往会被钟跃民的人格魅力和生活经历所打动,也许还会进而思考自己的人生。钟跃民是一个不同寻常的人,他尚未完全意识到自身的消耗和倦怠,但至少,他还没有丧失跟随想象去往任何地方的勇气和自由。电视剧中的钟跃民就是这样一个不断上路,行走在路上的人。
  通过以上三个层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发现钟跃民的人生经历与他的成长背景是分不开的。剧情发生的特定时代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的行为和思想,可以说是时代与社会成就了他的人生,钟跃民三十多年来的人生经历是对文化大革命与改革开放社会转型期的一个见证。所以,通过对人物形象的艺术分析,我们可以看到人物背后蕴含于电视剧艺术中的文化意义和思想内容。艺术,是人类情感的符号形式的创造。[8]电视剧作为一种艺术,是人运用声画、语言符号表达的意义系统,展现人生的意义和精神的追求,包括人的审美理想的追求。电视剧艺术的文化意义和思想内容与人的精神关怀密切相关,也就是与人的生存状态、人的生存意义、和人的理想追求密切相关。[9]只有当电视剧艺术蕴含更为深刻的思想意义时,我们才能从中领会到艺术与生活的真谛。
  结语:
  著名学者曾庆瑞先生曾经说过要守望电视剧的精神家园,电视剧《血色浪漫》正是用它的艺术性和思想性守持着自己的精神文化价值。它塑造的人物形象钟跃民是一个在路上的人,一个在精神上追求自由的人,他值得我们去认识和理解。从钟跃民身上我们可以看到不同于自己的生活方式,这样的生活方式会启发我们思考自身的生活状态,而这也正是电视剧《血色浪漫》的艺术价值和思想价值所在。

相关论文

浪漫人物形象艺术电视
高职院校辅导员工作艺术的探讨
关于艺术类学生创新创业的思考
秦皇岛市文化旅游形象建设研究
让形象代言人助飞企业梦
影视艺术传播视野中的内容与形式
浅谈艺术类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的
企业形象设计整合与营销沟通战略的构
试论马克思的艺术观
中国民族题材动画艺术性与商业性关系
网络艺术传播的特性及其对传统传播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