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版WAP版
网站地图
论文网 > 哲学论文 > 哲学其它

品特剧本焦虑主题的哲学意蕴探析

  中图分类号:I207
  文献标识码:A
  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品特擅长通过描述他所熟悉的社会问题和人物去探索人类存在的意义和本质。品特从“存在”这一根本问题上塑造剧中人物,他刻意忽略这些人物生活的次要方面。当肯尼斯?泰南(Kenneth Tynan)在1960年一次电台采访中问为什么品特的角色从来没有对性、政治或一般的想法感兴趣时,品特回答说,他处理的人物正处于他们生活中的重要转折点。
  品特之所以关注人类在现代世界的存在问题,是其个人经历和社会环境共同作用的结果。二战后,西方文明被严重破坏,人失去了信仰。西方人生活在一个没有价值终极标准的破碎的世界。与此同时,经济问题和极权主义的统治加剧了人们的怀疑和焦虑情绪,西方文化中弥漫着焦虑情绪。以关注人类的存在为根本的存在主义在战后盛行,最突出的代表是让?保罗?萨特。萨特认为,人类的存在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宇宙没有合理性,世界是难以理解的和荒谬的。在荒谬的非理性和无规律的神秘力量的控制下,人在无助的命运面前是无望的,人的存在是荒谬的。
  人的存在先于并预先决定人对社会的态度、政治和其他一般的想法。如同贝克特和卡夫卡一样,品特接受了萨特的存在主义思想,品特是一个存在主义者,他认为人的存在决定了他的思维。萨特的存在主义哲学在品特许多戏剧中均有体现,尤其是他的早期戏剧。存在概念是存在主义哲学的主题和基础。品特的戏剧展示他对人类的存在这一主题的真切的关心。从这一原则出发,品特早期戏剧中的人物生存的基本条件决定了他们的焦虑。这些戏剧中的人物在与外部力量的对抗时经历了种种焦虑。品特早期戏剧的观众在观剧时,他们面对支配自身命运的不可抗的力量时的焦虑经历和剧中人物的焦虑产生共鸣。
  得益于品特对罗斯感知外部世界的焦虑和不安全感的出色描述,品特的《房间》被认为是一个对人类的焦虑和不安全的生活环境的隐喻。马克?巴迪(Mark Batty)认为,《房间》是一个确定的存在主义寓言,罗斯是“全人类的代表,惧怕一个密谋反对个人对明确身份的需求的世界”。
  据马克?巴迪所述,《送菜升降机》“是对利用顺从和无条件地服从这一过程使人失去人性和个人想法的组织和社会结构提出的控诉” 剧中随机干预这两个人的存在的方式让我们想起自己每天试图理解一个无法预测的不稳定的世界的努力。在他们的恐慌中可以感受到面对现实的现代人类坚持自己权利和身份的努力。另一个评论家伯纳德?肯尼斯(Bernard Kenneth)也发现,在《送菜升降机》中品特用一个隐喻描述了人类的处境:以两个杀手为代表的加害者生活在“创造”的地下室。尽管他们尽一切努力,仍有来自神秘的力量的不断要求。人类的状况充满了“无知、沮丧、恐惧和焦虑”。品特戏剧中的人物不能看透生活的世界。他们不知道操作规则,只能像送菜升降机一样,接收命令和采取行动。一旦他们对这种生活提出质疑,他们将受到这个巨大而神秘的组织的惩罚,这个组织可能是政府或宇宙或命运。《房间》和《送菜升降机》作为品特早期戏剧的代表给我们描绘了一个现代社会人类状况的痛苦画卷。
  品特早期戏剧的焦虑主题反映了存在主义的意义和现代人普遍存在的生存困境。品特生活的时代是一个巨大变革的时代。作为从战争的灰烬中成长起来的剧作家,品特考虑更多的是人类在现代世界的存在问题。马克?巴迪曾说:“品特以焦虑作为起点,在人面对自己和自己的本质时,这种基本焦虑只不过是人对不存在的事和毁灭的恐惧意识。” 他的评论揭露了品特戏剧中的焦虑主题并展示现代社会人类普遍的困境。从这个意义上说,品特剧本的焦虑主题是现代文学的典型主题,也是现代社会的典型写照。

相关论文

认真学习贯彻习近平总书记在哲学社会
马克思主义哲学大众化的基本推进路径
高校学生党支部主题党日活动创新
高校基层团组织主题团日活动模式构建
大学英语听力教学中的焦虑因素分析
“五大发展”理念的哲学阐释
科技哲学视角下的P2P观察思考与展望
盲人摸象的管理哲学启示
从哲学角度谈经济学的理论创新
我国国际标准舞选手赛前焦虑心理调控